Tag: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第四百八十四章 棘手難題閲讀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穿越之黑莲花复仇记
很快两个人来到大街上,这里十分嘈杂,但环顾四周,还是能够看到几个眼线。
两人对视了一眼,心中都有些迷茫,他们没想到自己都已经离开皇城那么久了,居然到现在还会有人一直跟在他们的身边。
姜音有些不自在地抚弄了一下耳旁的头发,走上前去和一位大妈攀谈了起来。
“大妈,你知道白家寨在还何处吗?”
谢澄主动站到了她们的身前,挡住了那些不怀好意的视线,大妈却有些为难地摇了摇头。
听了这话,姜音有些失望,但脸上还是勉强维持笑容,如果白家寨真的这么好找的话,他们也不会这样苦恼了。
“我们先甩开他们。”谢澄眼神当中掠过了一丝厌恶,两个人快步离开了这里。
不一会儿,他们就坐在了客栈当中,开了一间房。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一路上问了那么多人,都没有得到一个答案,姜音现在都有些丧气了。
“继续等,这个城内肯定有人知道白家寨在哪里。”
谢澄刚一过来的时候也没有想到这个寨子居然会如此神秘。
不过思来想去,这也算得上是正常,纱丽和白家寨有一定的关系,如果就那样抛头露面的话,她很有可能会被察觉,到时候假齐信的计划也很有可能会被暴露。
不过让他们感到十分好奇的是,如果纱丽真的与白家寨的人有关,那他们应该会感到十分高兴,自己的女儿进入了皇宫,怎么可能会不借此机会想要攀附权贵呢?
两人陷入沉思,短暂休息一会,他们再一次出发,询问城内的各个老人,他们是否知道白家寨的下落?
可几乎每次都是失望而归。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愛下-第四百八十四章 棘手難題展示
白家寨十分神秘,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他们的所在地,但白家人却时常地来到山下的镇子看一看。
再加上他们这里的人传闻都会使用一种秘术,导致镇上的人对他们都十分恐惧。
一连在这个镇子上逗留了好几天,两个人都没能得到可靠的线索,姜音十分失望。再加上他们经常被那些眼线监视着,行动起来就更加麻烦。
那些人也是知道姜音和谢澄长得什么样子,更何况,他们还是假齐信的手下,必定会想尽一切办法阻止他们进入白家寨。
两人一想到这个问题就觉得无比的头疼,如果真的被他们百般阻挠的话,那么自己来此一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思来想去,姜音还是觉得他们两个人应该换做一副打扮,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否则很有可能会惹来麻烦。
在这里的眼线这样多,他们又只有两人同行,万一在这里被暗杀了,到时候计划就全完了。
“可我们现在已经别无选择,连白家寨都进入不了,我们俩又应该如何回去呢?”谢澄语气有些沉重,他现在竟然也没了主意。
然而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段时间恰巧白家寨的小姐身患重病,寻求良医。特意来到了这个镇子上,召集各类大夫。
姜音四处寻找都没能找到如何进入白家寨的方法,可没想到天无绝人之路。她刚一得知了这个消息,脸上就露出了笑容。
“我们或许可以去试一试。”谢澄犹豫了一下。
虽然他们都不是什么正二八经的名医,但还是略通岐黄之术,指不定歪打正着可以治好白小姐的病。
更何况,他还曾经被赵雅芝给救下,那段时间也略微学了一些如何治疗疑难杂症的方法。
火熱都市异能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第四百八十四章 棘手難題相伴
“我也是这样想的。”姜音喜滋滋地笑了,就算他们对于医术一窍不通,她也一定要闯进白家寨。
一想到假齐信把纱丽送到齐国国主的身边,她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他们谁也不知道,可是看到她天真烂漫的模样又让人不忍心与她为敌。
而且作为一个女人,在后宫当中,必定会与前朝有所牵连。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討論-第四百八十四章 棘手難題相伴
假齐信口口声声说她是来自西域,可是谁知道她背后到底牵扯着怎样的势力呢?
许多名医都以能够为白家寨的人治病为荣耀,一得知这个消息立刻就忙不迭地想要去,可是能够进入白家寨的大夫少之又少,必须经过一番严格的考验。
这段时间,姜音和谢澄也丝毫没有懈怠,每天都在认真地读着医书,生怕自己会因为知识不够全面而错失良机。
谢澄原本想要通读一下一些简单普通病症的医书,可没想到的是,姜音几乎每天都在死磕那些疑难杂症。
看到他手里的书,她甚至还有空想要嘲笑他:“这些普通的病症那些人肯定都猜测过 了,正是因为没有效果才会选择到镇子上选择大夫,你读这些书又有什么用呢?”
不要小看她上辈子的经历,她好歹也是一个女演员,过手的剧本数不胜数,这样的考验简直就是古装剧里的常用桥段。
一般来说都会选择一些让人分不清的药材让大夫辨认,又或者是故意选择那些鲜为人知的相生相克之物让大夫说明。
“你说的有理。”谢澄点了点头,他这里面是要先打好基本功,但是现在两个人所要寻求的是能够尽快进入白家寨的方法。
听了他的描述,姜音简直是乐不可支。
“你以为是在练武术吗?还要先打好基本功,才能上场杀敌?”
两个人说笑一会,才继续认真埋头读书
过了三日,白家寨的人果然来到镇子上,想要寻求名医。
两个人此时已经换了打扮,谢澄想到自己这段时间所读的医书有些心虚,于是主动上前。
“那就由你来扮作女大夫,我来作为你身边的童子吧。”
看了一眼他修长的身形,姜音差点就要笑出声来,但面上还是要故作正经:“那好吧,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刚一到城门口,他们就发现人头攒动,两个人趁机混入了大夫的队伍当中,几个人刚一看到姜音,脸上就露出了冷笑,眼神中充满了轻蔑和嘲讽。
“我当是什么?现在是什么世道,连女人都能来当大夫了?”
听了这话,姜音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但是又怕别人说自己故意惹事,便只能忍着这一口气,只想着待会儿看这些人怎么得意。
谢澄抬起头望了他们一眼,眸色阴沉,再看一看他们自大的模样,就知道这些人的医术一定不怎么样。
“不必把这些人的话放在心上。”
他语气淡然,“只有弱者才会在背后嚼别人的舌根。”
谢澄话一向不多,但人冷嘴毒,听了这话,她心头暗爽。
没过一会,许多大夫都聚集在这里,白家寨为了医治这位白小姐的病,简直就是无所不用,甚至请来了几位隐居的老名医,专门为他们这一行大夫设计难题。
人氣都市小说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飛奔與夢想-第四百八十四章 棘手難題推薦
辨认药材,相生相克之物,几乎每一样都被姜音给料中了,她心中暗自得意,幸亏前段时间和蒋璇好好地学了学医术,不然她现在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飛奔與夢想-第三百六十五章 找到解藥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穿越之黑莲花复仇记
“你说他们去了齐国?”谢之衡食指敲击着桌面思索着。
“他们应当是前天晚上出城门的,因为当时天太晚,所以城门的守卫也没有多做检查,直接就放他们出去了。”底下的侍卫恭敬地说道。
谢之衡倒也没太多注意姜音他们的情况,只不过在近日发现谢澄几日没有出现这才心中有所怀疑,派人去九江酒楼打探了一番,发现店里除了几个店小二之外,其他人都不在,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是他这个好儿子把人给运出去。
真的是他的好儿子呀,一而再再而三的坏他好事,自从遇导致音江之后,所有事情都和他作对。
看来他到底还是太仁慈,早知道就应该在刚开始的那个时候把音江给杀了,一绝永患!
“赶紧派人过去,不论如何都要把他们几个人给我抓回来。”
他不会给其他人医治姜音的机会,不然他所做的一切不就白费了吗?
谢之衡派的人速度很快,在第二天晚上他们就已经到达了谢澄所在的客栈。
几名黑衣人蒙着面,悄无声息地走到谢澄住的房间门口,他们拿出一根细管,向里面吹了一团烟雾。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这才慢慢用匕首撬开门栓,进入房间。
可是他们进去,却发现这个房间是空的。
“这怎么回事?”有人问出了声。
他们得到肯定的消息,公子和那个女人都在这房间里,可现在怎么会没有人影?
“不好,我们被耍了。”另一个人很快的反应过来,应该是公子知道了他们的行动,所以在他们来之前就转移地方。
“赶紧去查。”为首的人一声令下,其他几个人飞快地散开,消失在这夜空之中。
谢澄在得知父亲知道他不在的消息之后,就明白父亲会继续追查自己的踪迹。
所以他在听到消息之后就赶紧和花言商量,最终返回周国。
如今齐国所有的医者都被他们找遍,可都无医治方法,只能先回去重新想办法。
而且,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他父亲应该也不会想到他们又会回来。
也幸好他在临走之前在府中留了眼线,不然他应该被自己的父亲给抓到。
在转移的时候难免有些颠簸,姜音在马车里醒来。
她把谢澄着急的面容看得一清二楚,听着他对手下人吩咐的事情,心中也知道谢澄违背了自己父亲的意思。
“你不必如此。”姜音轻声说道。
她真的分不清眼前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思了,她之前一直觉得,就算是他父亲灭了姜国可那也和他无关。
可想到绑架事后发生的一切事情,让她又不得不怀疑,这同一血脉出来的人会不会都是一样的狼子野心?
“这是我应该做的。”谢澄认真回答。
“跨在我们之间的鸿沟是怎么都消除不了的,所以……咳咳。”
剧烈的咳嗽打断了姜音未说完的话,一声接着一声的咳嗽,就像是要把肺给咳出来一般,也因为咳嗽,她的脸颊瞬间红润起来。
谢澄赶紧坐在床边轻轻的拍着她的背部,“你先不要说话了,等你好了之后不论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现在你好好休息。”
他怎能不知姜音想要说什么,可是这个时机根本不适合说这些。
谢澄的安抚并未起到作用,姜音依旧在猛烈的咳嗽着,咳到最后连声音都发不出,最后从嘴巴里咳出星星点点的血沫。
精彩言情小說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線上看-第三百六十五章 找到解藥推薦
“你……”还不等谢澄说什么,姜音的身体软了下来,整个人又重新陷入昏迷。
谢澄慌了,他颤抖地伸出食指放在姜音的鼻翼下,就害怕得到让他心碎的结果,他觉到那处还有微微的呼吸声,这才把心又重新放回去。
他真的怕她就这次熬不过来。
他替姜音整理了一下头发,把嘴角的点滴鲜血擦拭干净。
把姜音安排在一处无人知道的地方,谢澄又再次出门寻找大夫和打听解毒草药的事。
既然那解药在齐国出现了,或者周国也有呢。
“你是不知那药我可是费了很多银两才找到的。”茶楼中离谢澄不远处的一个男子说道。
“你真是厉害,我可听说那株草药本来应该在拍卖会上拍卖的,没想到你居然可以在私底下拿下。”他的同伴言语恭维着。
谢澄一听这话,瞬间想到之前侍卫向他便报的事情,姜音所需要的那种药也是在拍卖会之前被私底的买下的,这会不会就是那个人?
可是那人不是在齐国,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谢澄的目光转向那两个人,他们两人身穿华丽的服饰,不过其中一人身上的配饰比较精致一些,一眼可以看到这个人的身份应当不低。
“其实我是偶然知道那株草药可以解百毒,不然我也不会这么费心拿到手,要知道以我们的这个身份难免不会被人算计,有了这种草药也多一层保护不是。”
男子侃侃而谈,他手中摇着扇子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文人家的公子,非常有涵养。
精华都市异能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飛奔與夢想-第三百六十五章 找到解藥
谢澄越加确信可以解姜音毒的草药是在这个人的手上,他当下也顾不了那么多,直接起身走到那人的跟前。
精华都市异能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線上看-第三百六十五章 找到解藥分享
“不知道公子你之前所得的草药是否叫雪笕草?”
两个人原本聊得高兴,听到突然插进来的话,那男人惯性的点了点头,“对,没错。”
话音一落,男人这才把头抬起看向谢澄,见来人衣着不凡,心中暗衬着这人到底是何身份。
“不知道公子可否割爱,这株草在下急着救人,我可以花十倍的价钱从你手中购买。”谢澄的语气有些激动。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第三百六十五章 找到解藥相伴
那人清楚感受到谢澄的情绪,他扬了扬眉,“那你可知这株草药并不多得,可以救人命的东西,我怎么能拱手相让呢,而且我并不缺钱。”
谢澄见这人不愿给他草药,心中发急,“那不知公子可否有其他的要求,只要我能办到都定当竭尽所能,只要公子可以把那种草药给我。”
“不知道你所求之人和你是什么关系?”男人扬摇着扇子,有些好奇。

p9fzr都市小说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愛下-第二百八十七章 全算在你身上推薦-zfhvd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穿越之黑莲花复仇记
终于成功进入,姜音曾经也是来过丞相府的人,所以进来之后也并不陌生,只是不知道谢之衡在何处而已。
管家除了把她放进来之外,现在人都不知道去了哪。
姜音心里带着怒火,一股劲地往里走。
谢之衡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在书房里,所以她就直接往书房走。
一股劲地到了书房门口,姜音刚要推门窗进去,却突然停下脚步。
就在刚才,她好像闻到了熟悉的味道,这味道一直徘徊于她的记忆之中,多年以来从未消散。
只要每次嗅到,就会清楚的印刻在她的脑海里,绝对没有认错的可能。
也就只有这个味道,能够把姜音从这种愤怒的情绪之中给拽出来。
姜音没有进入书房,她先是左右打量,丞相府的书房周围种着几棵树。
这个味道非常淡,如果不用心去嗅,眨眼之间就好像飘忽着要消失。
临风城 z秋痕
冥夫大人:有话好好说
网游之龙影剑
味道不是从树上散发出来的,姜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味道好像浓烈了一些。
情况非常不对劲,她为何会在丞相府嗅到这种味道?姜音开始思考,同样也停下脚步。
大师止步 我在罗汉寺烧个香
这种味道让姜音非常不安过往的记忆,也重新被翻了出来,清晰的在脑海之中来回循环。
姜音站在书房的门口,她没有伸手推门,外面的动静这么大,如果谢之衡在里面应该早就听到了。
谢之衡站在墙角,他现在的这个位置,刚好能够看到姜音。
他看到姜音停下,又看到姜音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谢之衡得意地笑了,他的目的总算是达到了。
姜音主动找上门来也好,不枉费他花了那么多的功夫。
谢之衡的眼神一缩,转身离开这里。
姜音这次到丞相府无功而返,她没能见到谢之衡,不过也不算是一点收获都没有。
最起码嗅到熟悉的味道,让她对丞相府的情况更加警觉,没有冲动行事。
姜音从丞相府离开,管家站在后面笑着送她,就像是一个笑面虎,看着就知道不安好心。
回到酒楼,姜音一个人独自待在房间里,她一手撑着下巴看着窗外,好似在思考着什么。
“音姑娘,看得这么入神?”
一个熟悉的声音把姜音给叫醒了,她转头一看见了元子青,脸上立刻就露出了笑。
花仙子养成专家 大荒神雷
进化与传承 gttnow
穿越之极品狂女
“你怎么过来了?而且还是突然之间出现。”
元子青对于姜音来说可是一个好友。
“我来看看你。”元子青没有客气,坐在姜音旁边。
“那你这次还会离开吗?”姜音说话的声音,难得软了一些。
“一切都不确定,不过我这一次来找音姑娘,是有事要告诉你。”
元子青不忍心让姜音失望,索性现在先赶快说些正事。
“什么事?”姜音一脸疑惑。
“你得小心谢之衡这个人。”
这个名字在姜音这里,出现的频率实在是太高。
说要小心他,这一点姜音自己也知道,只是哪有那么简单。
谢之衡频频来找她的麻烦,她做些事自保总不过分吧。
“你放心吧,我知道。”姜音点了点头。
不过谢之衡的有些做法的确奇怪,总是来找她的麻烦,一个丞相却和她过不去,总有原因吧!
姜音思来想去,觉得这个原因可能是出在了薛越欣身上,如果不是为薛越欣出气,谢之衡也不至于会这么闲。
元子青来了姜音开心,晚上两人一起吃了饭,在彼此闲谈两句,时间过得也快不少。
待到姜音第二天醒来,元子青已经不在,也不知是去了哪里。
不过姜音也没放在心上,她先是去看了一下花言的情况,还好花言受伤,大部分都是皮外伤,只要用心养养总会没事的。
酒楼现在只能由姜音一人支撑了。
姜音刚从二楼下来,就看见坐在桌上的薛越欣。
这可真叫不是冤家不碰头,不过每一次碰头,都是薛越欣主动前来为挑衅。
昨日姜音刚得出个结论,今日就见到罪魁祸首薛越欣。
原本薛越欣不惹麻烦,姜音也无所谓,可是薛越欣本身,就不是个能耐得住寂寞的性子。
“哎呀,你们这里的菜干不干净,我上次过来吃了饭回去之后腹痛了很久呢,你们做酒楼的一定要把饭菜做好才行,否则的话这开酒楼不就是害人的吗?”
薛越欣柔柔弱弱声音却不小,几乎整个酒楼全都能听见她说话。
既说自己腹痛又说饭菜不干净,这一次过来摆明又是找茬的。
小二站在她跟前,都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解释。
“既然觉得我这里的饭菜有问题,那就不要吃了,怎么委屈自己?”
天 巫
姜音可一点都不惯她,原本就有气没发泄出来,现在到了薛越欣面前,开口就直接怼了回去。
拒入黑道:和不良少年战斗的日子 抚琴的人
“哎呀,音姑娘说话不要这么冲,我来你的酒楼也是相信你,随便给我上点菜算了。”
薛越欣眨了眨眼睛,非常大度。
掌 家 商 女 在 田園
姜音翻了个白眼,懒得和她多说话,反正只要她找麻烦,自己也不害怕就对了。
饭菜很快就成了上去,小二跑到了柜台前。
“东家,那个客人让你过去,说有话要跟你说。”
小二所指的客人不是别人,正是薛越欣注意到了姜音的目光,薛越欣还冲她笑了笑。
“公主殿下又有什么事?”姜音过来就没有好语气。
“你开酒楼可不能这样得罪客人,我叫你过来还没说话,你就这么凶,这样不太合适吧?”薛越欣又开始教育姜音,说话的时候夹枪带棍茶里茶气。
姜音真想掀开薛越欣的脑袋,看看她到底每天在想什么,怎么能够做到一说话就有茶味飘香。
“我开酒楼第一确实不能得罪客人,不过如果不是人的话,那我就随便得罪。”
姜音直截了当的告诉薛越欣,在我眼里你就不是个人,所以随便得罪你。
薛越欣张了嘴,瞬间被噎住了,今天姜音的战斗力格外强,三言两语就把她给骂了,她心里也委屈的很,眨了眨眼睛,泪水已经在眼眶中酝酿了。
“想哭就出去哭吧,我这是酒楼又不是青楼。”
姜音可是把自己所有的账,全都算到薛越欣身上,包括谢之衡的。
薛越欣再也忍不住了,瞬间哭着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