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mxv3好看的小說 仙帝奶爸在都市-第912章:戰鬥結束,一夜改變相伴-zyb9u

仙帝奶爸在都市
小說推薦仙帝奶爸在都市
“爸爸,这是什么啊?”秦海蓝小朋友望着那个浑身冒绿色烟雾的巨人,问道。
“炼丹产生的丹药渣子,俗称丹毒!”张辰很自豪的说道:“这是你老爸我很早之前就布置下来的一个应敌措施。”
正如之前宇文宙来所说,他是个很能折腾的人,能跟在张辰身边,也是因为他的各种奇思妙想,否则一个淡泊名利的炼丹宗师是不会老老实实呆在一个地方的。
在设计这一套自动丹药生产流程的时候,张辰将他心中的所有理念,以及所学知识灌输进印记当中,等待宇文宙来的拆解。
同时,他也在那套设备的周围留下了足够好的防御措施,就算是被宇文宙来顺利改造,引发异象,也足以保证那个药厂不会出现损伤。
至于巨灵神的出现,张辰是真的没有意识到,也并没有意识到晨曦仙域的人会这么快到来,他只是给猜想中的敌人准备的,毕竟无论是修士还是武修,遇到剧烈的丹毒,都会实力大损,甚至殒命的。
霸婚首席:甜妻不好惹
“哇哦,爸爸你好厉害啊,料敌于先,我回去一定要讲给妈妈听。”
“嗯,一定要要说给他听,声色具绘那种啊。”
“好的,不过在夸奖你之前,我觉得爸爸你该想好道歉词,现在已经八点半了。”
“完了,一不留神就过去一小时了,都怪你,白文,打个架打这么慢!”
还在内心称赞张辰的白文莫名其妙挨了一顿骂,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就是想重新体验下战斗的快感,怎么了嘛,早知道就早些弄完了。
小小王妃驯王爷
摇摇头,白文拿起长戟,喝道:“大块头,你还能战斗吗?”
絕對狂暴:總裁的小妖精
虽说巨灵神也是炼体流大成者,但这些丹毒对他而言,应该只是一点点小损伤罢了。
邪魅娃娃公主
“当然,我还能杀死你。”
“玛德,晨曦仙域的人心里面永远都这么没AC数!”说了一句蓝星夏国的经典语句,白文持戟而去,战斗再一次触发。这一回,在旁边观战的人都开始行动起来了,因为张辰要赶时间回去,得快点把这里的事情给解决掉。
视线回到药厂中,程雄看着身前冒烟的设备,不禁咽了口唾沫,道:“大师,这…..”
“没事,小问题,放心,就算是出了事情我也会自己承担的,你只需要当好这个按钮发送者就行了。”
“不过这臭小子算计人的本领是越来越高了啊,竟然能把我给算进去,这一次我把你的程序给修改掉,看你怎么跟我斗!”
宇文宙来又开启了他的修改大计,计划主题维持不变,还是批量生产昊元丹,但生产流程得改变,而且需要剪掉许多不必要的措施。
接下来,蓝星的居民就很幸运的见到一幕奇怪,不断有金黄色的光柱出现在太空战场里面,大部分都是那些身穿黑袍的白发术士们受伤,只有小部分是张辰这边的人受伤。
张辰这边派来的都是精兵强将,一个个养精蓄锐已久,渴望战斗,而晨曦仙域那边派来的都是杂牌军,用来滥竽充数的,唯独的牌面巨灵神也被白文打的找不着北。
加速之后,这一场战斗很快就结束了,以漫天的碎片和空间裂缝组成。
张辰看着近在咫尺的卫星摄像头,道:“诸位,属于修士的时代已经降临,在未来,我们还会面对无数这样的敌人,希望到时候不仅仅是我自己站出来,也有你们当中的一员。”
转世重生之吴三桂传奇
因禍得夫
“修士的战斗是残酷的,但修士的世界同样是绚丽多彩的,想要探索的人,做好面对危险的准备,想好好好活下去的人,就认真读书,未来的世界闻名会产生极大的变化,希望你们能跟上这些变化的步伐!”
“好了,我要回家了,你们也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
很接地气的演讲,因为张辰本身就不善于演讲,在星灵仙界那个地方,实力永远是最大的话语权。
极品丑妃:腹黑冷王,别嚣张
如今战斗已经结束,该进行收尾工作了,将这些残渣碎片全部丢进空间裂缝里面,然后一个一个缝补好,蓝星的外太空又恢复成原来的模样,当然,也没有陨石的危险了。
在回去之前,张辰还去了一趟太阳表面,确定那是一个巨大的核心阵法后,回到园区内。
秘密基地里,正在闭目养神的莫戟忽然睁开眼睛,道:“来了。”
“什么来了?”他旁边的云无双被吓了一跳。
“张先生把最新的计划发来了。”
“这一次,星灵仙界的大宗师们都已经出现了,阵法、炼丹、炼药、还有炼器,这四项能够在修真世界发挥巨大作用的知识体系都已经传送到我的脑子里面。接下来,我会交给你们。”
“可是莫老,我们如何能快速改变啊,您都说那个世界与蓝星根本就不相同,文化都是两种类别。一个文明的演变是需要成千上万年的,我们怎么跟着去适应。”云无双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也说出了他们的担忧根本。
他们并不惧怕改变,只是怕跟不上节奏,毕竟在场每一个人肩上的担子都很重,重到不能出现一点点差错。
“张先生已经将所有的知识与现阶段的知识融合了,我会用醍醐灌顶的方式交出去,现在你们需要做的就是搜集人才,可靠的,这将是夏国快人一步的根本。”
在场所有人点头,开始拿起电话来联系。
今夜之后,华国的确大有不同,因为有很多新兴项目出现在世人眼中,而这些变化是根据早先的改变基础上得来的。
咒靈校 悔海彼岸
作为始作俑者,张辰正在客厅里接受秦以竹的教训,坐在凳子上面,缩着一个脑袋,他的下属们就站在后边,一个个低着头,看不清楚表情,不过从隐约传来的笑声得出,他们心情应该都还算不错。
毕竟他们还没有真正看过他们的陛下这副模样,也没有见过有人能够管住他。
“行了行了,我都没说什么重话,就是让你下次准时一点,别跟我把你怎么了一样。”秦以竹说道:“回房试衣服,快点。”
“好的,你先上去,我马上就来。”张辰抬头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