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0qu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我的人生模擬器-第六百一十八章 腐化之巢讀書-2gam6

我的人生模擬器
小說推薦我的人生模擬器
装甲车一路飞驰,很快就赶到了金山别墅区。
陆离和邢凯峰下车,开车的司机却走进装甲车后舱,坐进了电脑桌前。
“他这是……”
陆离扭头看了看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司机,眼中带着几分疑惑。
“信息专家谱系,序列八:黑客。”
邢凯峰解释了一句,“他在给我们黑掉附近的监控摄像头。”
信息专家?
陆离扭头看了看黑客的额头,果然发际线很深邃。
看你这发际线,信息专家谱系的序列九,一定是程序猿。
“搞定!”
发际线深邃的黑客,噼里啪啦敲打了一阵,搞定了别墅区的摄像头。
东方神尊
“行动!”
邢凯峰朝陆离打了个手势,举步朝别墅区的围墙冲了过去。
脚下一踏,邢凯峰干脆利落的翻上了三米高的围墙,轻松落到了地上。
正要得意洋洋的显摆一下,证明特警的战斗力不比特种兵差,然后……他看到陆离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身边。
希望之魂 不论输赢
呃?
邢凯峰微微愣了一下,我都没看清楚他怎么翻过来的。
“愣着干嘛?走啊!”
陆离朝邢凯峰招了招手,以突击姿态朝着目标所在的别墅急速前进。
邢凯峰连忙跟了上来,端着枪四处扫视,警戒前进。
“目标别墅的监控设备断开了物理连接,我无法黑掉,你们要小心些。”
接近目标别墅的时候,耳机里响起了黑客的提醒声。
“收到!”
陆离压低声音回应了一句,在目标别墅外面的绿化带里蹲了下来。
漆黑的夜幕中,眼前这座欧式别墅仿佛是盘踞在黑暗中的巨兽,透出一股碜人的阴冷。
陆离微微皱了皱眉头。在他的感知中,眼前这座别墅,仿佛就是恶魔的巢穴,透出一股阴暗森冷的魔气。
“小心些,这里不对劲!”
压低了声音朝邢凯峰提醒了一句,陆离缓缓起身,“我在前面突击,你在后面警戒,行动!”
邢凯峰点了点头,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虽然邢凯峰的感知没有陆离强,也仍然感觉到了不正常的气氛。
四周一片死寂,连虫鸣声都没有,肯定很不正常了。
两人交错掩护着,小心翼翼的朝目标别墅潜了过去。临近别墅大门的时候,陆离抬起手臂,做了个停止前进的手势。
邢凯峰连忙调转枪口,以警戒姿态扫视四周,搜寻敌情,却没有发现敌人的踪迹。
扭头看向陆离,邢凯峰眼中带着几分询问。
陆离伸手指了指别墅大门的墙角,那里长着一丛爬山虎藤蔓。
漆黑的夜幕中,爬山虎的叶子随风摇摆,响起轻微的沙沙声,却也看不出什么不正常的。
“你怕蛇吗?”陆离突然朝邢凯峰说了一句。
“什么?”邢凯峰一愣。
下一刻,爬山虎丛里响起了一阵沙沙声,数百条两尺多长的细长黑蛇,如同潮水一般涌了出来。
密密麻麻挤成一团的黑蛇,仿佛是无数条蚂蟥在蜿蜒游动,令人毛骨悚然。
邢凯峰抽了一口冷气,连忙举起步枪,又觉得子弹用处不大,伸手朝腰间的武装带上掏出了一枚高爆燃烧进攻手雷。
直接丢手雷?
你这是打算潜入变强攻了吗?
陆离连忙拦住他,“不用这么麻烦!”
伸手按向地面,运转柔水真法,一股冰冷的寒气席卷而出。顷刻之间,数百条黑蛇瞬间冻成了冰雕。
“这是……冰冻法术?”
邢凯峰瞪大了眼睛。你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难道喜欢玩二次元?晋升了幻想谱系?
“液氮制冷剂!”
陆离拍了拍腰间武装带上的手雷,“你们特警队里面没有类似的装备吗?”
老子信你个鬼!
邢凯峰翻了翻眼皮。液氮制冷剂我知道,但是……你空手按一下地面就结冰了,还跟老子扯什么液氮制冷剂?
系统之宠妃之道
只不过,陆离不愿明说,邢凯峰也懒得理会。
冻结了黑蛇之后,陆离毫不迟疑,朝邢凯峰招了招手,两人朝着别墅大门冲了过去。
然后……还不等撬门,别墅大门“吱呀”一声自动开启。
一股恶臭席卷而出。
如同腐烂的尸臭,又仿佛是积存了很长时间的宿便,更像浓郁得令人作呕的超级口臭!
这股恶臭扑面而来,把陆离这个法力高强的天师都打败了!
卧槽!
陆离连忙屏住呼吸,差点被熏晕过去。
邢凯峰更惨,脸色惨白,脚步踉跄,还一阵恶心干呕。
下一个瞬间,眼前这栋别墅,豁然模样大变。
墙壁上长出了无数腐烂畸变的血肉,地面上张开了一张张布满尖牙的大口,窗户上亮起了一双双恐怖的血色眼眸,房顶上伸出了无数条漆黑的触手,在半空中扭曲招摇。
海草海草,随风飘摇……
我们的盗墓传奇 巅峰麻雀
看到眼前这诡异的一幕,陆离莫名的想起了这首搞笑逗比的歌。
“腐化之巢!”
邢凯峰骇得一声尖叫,“黑客,立即求援!立即求援!”
“已发送求援信号,坚持住!老邢,千万别死了!”
黑客大喊声带着哭腔,“千万别死啊!”
陆离也马上按响了通讯器:“呼叫指挥中心!金山别墅发现腐化之巢,成熟等级三级,威胁等级乙等,请求空中支援!”
“收到!攻击无人机已经派出,五分钟后抵达。”
“命令:一级士官长陆离,请务必坚持到无人机抵达,阻止腐化之母逃逸!”
“陆离同志,祖国和人民不会忘记你的伟大牺牲!敬礼!”
说到这里,指挥中心的接线员妹子声音都带着哽咽。
这是一个送死任务!
面对成熟等级三级的腐化之巢,陆离这个序列八的拳师,只能用鲜血和生命来坚持五分钟时间,牺牲无可避免。
“是!保证完成任务!”
陆离的声音十分平静,随手挂断了通讯器,抬眼看向了前方的腐化之巢。
腐化之巢,这是最严重的深渊侵蚀事件之一。
这玩意就相当于一只蚁后,可以疯狂的产卵,诞生出无数深渊生物。
一旦腐化之巢爆发,那就是一场灾难!无数深渊生物会像潮水一般铺天盖地,席卷四方。
太平洋对岸的新约克城,就是因为下水道里长出了一座腐化之巢,无穷无尽的深渊生物蜂拥而出,逼得老美只能砸了一颗核弹。
幸亏眼前这座孵化之巢还只有三级,要不然……华亭市也只能砸一颗核弹了。
“嗷……”
疯狂的嘶吼声响起,孵化之巢的泄殖腔(也就是别墅大门)猛然张开,无数诡异扭曲的怪物,从泄殖腔的喷涌而出。
成千上万,密密麻麻。
这些诡异的怪物,有的象八爪鱼,有的像水蛭,有的像毒蛇,形态稀奇古怪。
这是腐化幼虫。虽然还不是成熟体,却仍然极度危险!
“开火!”
邢凯峰一声大吼,掏出一枚高爆燃烧弹砸了过去,端起步枪扣下扳机,对着蜂拥而出的无数怪物疯狂扫射。
陆离也马上开枪扫射。
手雷和子弹确实可以对怪物造成有效的杀伤,但是……打死的怪物正在急速分解,化成一团墨绿色的毒雾,弥漫四方。
巅峰少帅
“防毒面具!”
陆离看到这些毒雾,脸色一变,连忙挂上放毒面罩,扭头朝邢凯峰大吼。
邢凯峰也马上扣起了防毒面罩,还在继续扫射。
防毒面罩是扣上了,只不过……两人都很清楚。这种腐化幼虫生成的腐化毒素,防毒面具也扛不住多久就会被毒素腐烂。
也就是说,杀得越多,毒性越大,死得越快。但是不杀的话……马上就会被腐化幼虫淹没了。
陆离皱起了眉头。这样下去不行啊!
隐藏实力是隐藏实力,但是……总不能为了隐藏实力看着邢凯峰死在这里吧?
诱捕美人鱼 慕零非
没办法了,只能显出真正实力……的一成功力吧!
伸手一挥,陆离掏出了郁垒军配发的护身符,打入一点法力,激活了符咒。
“赫赫阳阳,日出东方。吾敕此符,普照毫光。急急如律令!”
咒言刚落,护身符爆出一道关辉,冲上了半空。
“轰”的一声,护身符爆碎,绽放出璀璨夺目的光辉。
神辉浩荡,赫赫煌煌,如同烈日当空,普照天地。
在光辉席卷之下,翻腾而起的墨绿色毒雾瞬间净化一空。
与此同时,神魂笼罩在陆离和邢凯峰身上,如同一层金甲,覆盖着两人全身。
“卧槽!老陆,这是什么法术?”
看到头顶烈日高悬,身上金光灿烂,邢凯峰又惊又喜。
“护身符!”
陆离随口答了一句,“郁垒部队守夜人标配!”
老子信你个鬼!
你以为我没见过郁垒守夜人的护身符?那玩意连现在百分之一的威力都没有呢!
邢凯峰的嘴角抖了几下。这个老陆,真的很神秘啊!
陆离根本没有理睬邢凯峰,伸手掏出一枚燃烧弹,对着前方蜂拥而来的怪物大潮砸了过去。
与此同时,陆离暗暗掐动离火咒法,同时轰出了离火大咒!
“轰”的一声爆响,滔天烈焰翻腾而起,如同浪潮一般席卷而出,瞬间把前方的怪物大军扫空了一大片。
“卧槽!这又是什么?”
邢凯峰一边扣动扳机扫射,一边朝陆离大叫。
“燃烧弹,没见过吗?”
陆离没好气的吼了一声,“现在打仗呢?你哪来这么多废话?”
头顶的烈日光辉不停的净化毒雾,陆离时不时轰出一道离火大咒,扫平一片怪物,眼前这场危险至极,几乎必死无疑的大战,竟然打得十分轻松。
邢凯峰已经不废话了,跟着老陆打仗,太特么舒坦了。
“吼……”
下一刻,腐化之巢一阵剧烈的抖动,爆出一声惊天咆哮。
“轰”的一声,腐化之巢的泄殖腔里,突然喷出了一股股腥臭的液体。
污秽的液体四下飞溅之中,一只身高足有三米,长着一颗螳螂脑袋,四条手臂,背上冲出八条触手的怪物,咆哮着冲了出来。
“雄虫,这是雄虫!开火!这玩意很恐怖!”
英雄聯盟之唯我獨尊
邢凯峰大吼一声,端起步枪,对着雄虫扣下了扳机。
然而……子弹轰击在雄虫身上,竟然连肌肉层都打不穿,完全无法阻挡。
“吼!”
雄虫咆哮一声,背上一根巨大的触手,对着邢凯峰狠狠的砸了下来。
“卧槽!”
邢凯峰一声怪叫,连忙逃窜。
“轰”的一声爆响,地面都砸出了一条深深的凹痕。
“该死!老陆,你还有什么招数没有?再不拿出来,咱们就要挂了!”
灰头土脸的翻身爬起,邢凯峰一边开枪,一边朝陆离大喊。
“招数?当然有啊!”
平安夜的孤儿 亿可雨芠
陆离撇了撇嘴,伸手一招,苗刀落到了手中。
“刀?你准备用刀砍?你特么逗我吧?”
邢凯峰看到陆离手中的长刀,忍不住大叫起来。
“谁说用刀就砍不死它?”
陆离丢开步枪,脚下一踏,身形跃上了半空,双手持刀,举过头顶,对着前方的雄虫狠狠的一刀劈了下去!
速度爆发!
“咻”的一声,刀光一闪,快得不可思议。
陆离落到地上,收刀归鞘。
身前,凶狠恐怖的雄虫浑身一僵,仿佛按下了暂停键,呆呆的站在地上,一动不动。
下一刻,一抹血痕从雄虫的头顶,延伸到了腰下。哗啦一声,血光飞溅,分成两片的尸体砸到了地上。
“卧槽!一刀劈死了雄虫?你特么到底是序列几?”
邢凯峰瞪大了眼睛。
“序列八,拳师!”
陆离收起长刀,抬眼看向腐化之巢,“注意盯着点,小心腐化之母要逃。”
紫沫猶年 花月落痕
干掉了腐化幼虫,又砍死了腐化雄虫,这座还没成熟起来的腐化之巢,已经打空了,没兵了。
下一刻,前方的腐化之巢疯狂扭动起来。
别墅上长出的血肉和触手不断收缩,露出了被腐蚀得破烂不堪的别墅框架。
“轰隆”一声,残留的别墅框架轰然倒塌。
烟尘翻滚之中,一只体形庞大的怪物,从别墅底下的大坑里钻了出来。
这玩意看起来就像一只大蜘蛛,只是肚子大得离奇,身上也长出无数根漆黑滑腻的触手。
这就是虫母,腐化之巢的本来面目。
“吼……”
腐化之母狂吼一声,两根粗大的触手伸出,分别对准了陆离和邢凯峰。
“噗!噗!”
两道漆黑腥臭的腐化毒液,如同高压水柱一般,对着陆离两人喷了过去。
“快躲开!这玩意比硫酸还恐怖!”
邢凯峰大叫一声,慌忙躲开了毒液喷射。
毒液喷在地上,“嗞”的一声,地面瞬间腐蚀出一个大坑。
“老陆,你还有什么招数没有?”
邢凯峰又朝陆离大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