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10b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笔趣-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兩年只爲這一刻!展示-nnc54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这一点,宁七能够从这些人的眼神中看出来。
这些人的眼里面有对尊严的渴望,暂时的放弃尊严,是为了以后能够为自己赢得尊严。
张文还在说话,但是宁七已经没怎么在听了。
因为在他的心里面,已经有了判断。
良久后,他看着张文,悠悠地道:“张公公,既然如此,三日之后,一切按照计划行事。”
张文怔了一下,随即问道:“三日之后,什么计划?”
宁七道:“三日之后,宁王殿下入宫,诛杀贼子方休!还请张公公到时候作为内应……”
“好!”张文没有丝毫的犹豫,一下子答应了下来,道:“就按照这位大人说的办!”
…………
三日后。
宁王站在皇宫的不远处,看着着熟悉的红墙青瓦,眼眸中闪过寒光。
这个地方,曾经是自己除了宁王府外,来的最多的地方,也是自己长大的地方,可是,如今自己站在远处看一眼,都是需要小心翼翼的,除了造化弄人,他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说是造化弄人,其实不就是摆一个人所赐,若是没有那个人,自己又怎么会沦落到今天这步田地?
想到这,他的眼眸中闪过仇恨,咬了咬牙,眼前浮现了一个人的身影……正是方休!
这两年,每一天,他都在想着方休,恨不得将他打入十八层炼狱,即便如此,都是不足以解心头之恨!
他这一次回到京都府,带着休养生息了两年的积累,回到了京都府。
他什么都不争,什么都不要,只要一点……方休死!
只要能杀了方休,从此以后,他远走高飞,再也不回这地方!
“殿下,里面的消息,方休要进宫了。”
一个笼罩在黑袍中的人凑到宁王的身旁,小声地道。
“嗯。”宁王应了一声,没有说话,只是全神贯注地盯着前方。
现在已经是戌时,太阳已经落山,天将黑未黑,万物朦胧。
即便是宁王这样眼睛晴明的,在没有灯笼的情况下,也只能对前方的情景看个大概。
但是,这就已经足够了。
皇宫不是其他地方,不是谁人想进就能进的,更何况,最近这宫里面各处都是十分的森严,除非是阁老一般的人物,刚到门口就被拦下来了。
便是宁二、宁三等人,换了侍卫和宦官的服饰,有张文出面,都是花费了好长时间的功夫,才能进到皇宫里面,更何况是其他人呢?
因而,这个时候,能够进入皇宫的,只要是腰板还硬朗的,毫无疑问,就只有方休一个人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宁王站在原地,看着皇宫的方向,眼眸也是越发的冰冷。
这冰冷的眼神终于是在一辆马车出现后,到达了极致。
马车停了下来,一个人缓缓地走了下来。
狐說
身上穿着华贵的衣服,远远的看上去,身姿挺拔,英姿飒爽,像是个世家公子哥!
京都府,这样的人有很多,但是能够堂而皇之地乘坐马车来到这皇宫前的,却是只有这么一位——安国公方休!
那身影下了马车以后,径直地走向了宫门,然后走了进去。
两边的守卫都是看都不看一眼,只是行了一礼,就放他进去了。
这样的人,即便是算上三位阁老,那也是屈指可数的!
毫无疑问,那从马车上面下来的正是方休!
宁王站在原地,看着方休的背影渐渐地消失在自己的视线,眼眸中的仇恨也是渐渐地隐藏了起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地平复自己的情绪,让自己不去想以前发生的那些事情。
然后道:“我们回去。”
旁边的人点点头:“是,殿下。”
如今,戏班子已经搭好,舞台也已经搭好,人都已经就位,接下来就是唱戏了……宁王需要做的就是静静地等这场戏演完,然后等待着结果,就好了。
皇宫里面。
太医院的前方,某处空旷的过道上。
宁二、宁三等人装扮成护卫,站在原地,安安静静地等待着目标的出现。
这两年,他们夜以继日的训练,便是为了这一刻。
两年来,他们不断地磨练武艺,不断地磨练阵法,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诛杀一人!
他们原先都是普通的农户,因为一场灾祸,得罪了当地的士绅,本是没有了活路,却是碰上了宁王殿下。
不良繼妻
宁王殿下给了他们足够的银子,让他们的家人可以荣华富贵一生,所需要的便是他们付出自己的生命,诛杀一人!
这两年,他们尽心尽力,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目的便是在这么一天,送出自己的命!
阴身 文三人
终于,他们等到了这么一天。
宁二、宁三、宁四、宁五、宁六,一共五人,身上穿着宫里面金吾卫的衣服,分别站在不同的角落,眼眸紧紧地盯着某个方向。
霸道老公神棍妻
来这里之前,他们已经得到了准确的消息。
他们要刺杀的人,马上就会出现在这条路上。
因而,他们不敢有丝毫的放松,生怕错过了目标!
呼——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心脏一下又一下的跳动。
他们五个人,每一个人都是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心是怎样跳动的,每个人都是觉得自己呼吸的声音清晰可闻。
静谧!绝对的静谧!
天地万物在这一刻好似全都安静了下来。
他们听不到一点儿杂音。
直到一道脚步声忽然出现在这条过道上。
哐哐哐哐哐哐……
一道脚步声由远及近,传入五人的耳中。
五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都能从彼此的眼眸中看到一抹决然!
宫里面的宦官是不会穿这样的鞋子的,能够穿发出这样声音的鞋子,定是勋贵!
这个时候,出现在皇宫的勋贵只有一位,就是他们的目标——安国公方休!
哐哐哐哐哐哐……
脚步声还在继续,五人皆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但是他们的一只手,却是放在了腰间,那里是他们的佩刀!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十息,或许是五十息……不管多久,那道身影终于出现在了过道的尽头。
都市最强兵王 天下雄兵
他穿着华贵的衣服,身姿挺拔,看上去很是潇洒,但是因为夜色的原因,看不清脸。
但是,独自走在这条路上,穿着勋贵的华丽衣服,本身就已经能够说明很多问题了。
眼前这个人就是他们的目标。
目标越走越近,越走越近。
终于来到了五人练习两年……必杀的范围内!
就在此时!
忽然,一直隐藏在暗处,好似不存在的宁二发出一声咆哮。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