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y22超棒的小說 明末黑太子 牛筆老道-第876章:有命出命讀書-z99x5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
阮大铖的逻辑很简单,自己认罪并不会比其他人认罪而获得更大的好处,唯一的办法就是在诏狱里能够戴罪立功。
证明自己比其他贰臣更能干,更愿意配合朝廷,如此一来,才能得到崇祯皇帝的好感,运气好的话,还能捞些好处。
当然,那些忠良或者说自诩为忠良之人,阮大铖是不敢碰,也碰不动,惹不起的,说不定会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但对于这些贰臣,那就无需太过担心了。
说得直白些,那便是坑害贰臣不属于违法行为……
“既然诸位都是如此豁达之人,那在下便说了,诸位听好。敢问诸位,身上可有缺点,抑或是把柄?”
“……”
“王兄,不妨你来说说可好?”
“在下收过学生礼物,可算?”
“王兄若是春风得意,此举便算人情世故。王兄若是身陷囹圄,此举便算不法所得!”
“这……呵呵!阮兄此言真是一针见血啊!在下领教了!”
阮大铖的这番解释还真是让王铎无言以对,因为的确如此啊,真到了自己虎落平阳之时,说不定便会被歹人用来大做文章了。
“若按天书所述,我等皆为贰臣。而陛下断不会以贰臣之罪来惩处我等,否则便是难以服众了。若是换个罪名呢?譬如勾结奸商!收受好处!接受投献!如何呀?所受好处是否是人情世故,我等说了不算,三法司说了算,当下掌管三法司之人可会保全我等?想必诸位都心中有数!按照大明祖制,收受五十两好处便会被剥皮!在下以为厂卫找五十两银子的物证不会太难吧?退一步说,那些商贾平素如何,诸位不会不曾知晓吧?嘴上说利润无几,实际上挥金如土,恨不得一次便买光所有扬州瘦马据为己有。太子爷那里有北都商贾账目,而北都商贾与南都同行往来甚密,北都若是出事,南都岂能会幸免?陛下用落网之商贾来大做文章,商贾供出诸位,若不主动认罪,届时诸位可还有活路可言?”
在阮大铖看来,主动认罪是最后的机会,一旦错过,那就万劫不复了。
虽说或许不至于被磔示,可被送去挖矿,挖到活活累死,又比被磔示好多少?
陛下就是要用不是贰臣的刑罚来收拾大伙,你又无法证明自身清白,只能白被收拾!
“认罪可是要认贰臣之罪啊!”
听了阮大铖这番话,蔡奕琛一边思量,一边提醒,别忘了那可不是一般的罪,会要人命的,岂能轻易认了?
“按天书所述,原本北都应在五年之后被流寇所据,而后东虏入关,大败流寇,占据北都。又过一年,东虏发兵二十万南下,一举攻克南都。而太子游学过仙界后,本事大涨,亦能造出飞艇之仙器,今番击退东虏,大败皇太鸡便是例证无疑。诸位会觉得如此甚好,再也无须当贰臣了,可依在下看来则不然。东虏若无力入主中原,甚至未来被太子爷率兵消灭。而天书犹在,诸位这贰臣之嫌疑可有机会洗清否?若无法洗清,便会带入坟墓,世世代代都会记得诸位是贰臣,而非忠良!又有何人谁敢诋毁天书所述内容乃是污蔑?太子能大败东虏,便证明仙界存在,否则黄口年纪太子率王师痛击三十万东虏大军,岂不是白日做梦一般荒唐可笑?既然有太子佐证,天书所述内容便不容置疑,我等便铁定为贰臣矣!如泰山压顶,永世不得翻身!”
阮大铖滔滔不绝地解释了一番,简直是环环相扣,说得无懈可击。
隔壁这十位,包括不是贰臣的侯恂在内,都缄默无语了。
自己本身证明不了自己不是贰臣,而太子通过自身功劳可以证明天书真实可靠,这就彻底完了!
只要背负一天的贰臣头衔,便要被天下人唾骂一天。
背负一辈子,那不光自己要被骂一辈子,后代亦会被殃及。
这得有多可怕?
众人被阮大铖说的心里凉飕飕的……
“诸位不认罪自然可以,想必陛下也不会为难诸位。磔示兴许不会,但男眷挖矿、戍边,女眷被发配教坊司只怕不会幸免。不论如何,陛下都不会留下诸位这些既不认罪,又打算继续与陛下、与朝廷持相悖意见之人了。今北廷御敌耗费极大,且南廷急于筹措银两,我等又在为偷逃税款之奸商开脱罪责,于是乎,我等便沦为了监下囚,实则为朝廷收税路上之绊脚石也。我等若是让开,让朝廷收拾奸商,还则罢了。我等若是不让,朝廷会踩着我等尸体,去收拾奸商!今日之朝廷非昔日之朝廷可比,陛下更为昔日之陛下,太子爷在北都已有范例,陛下照搬即可!我等如何抉择,全在一念之间。今番之后,东林、复社、几社等团伙庇护商贾时代已过。若有人仍旧执迷不悟,便可去给奸商陪葬了。阮某自知声名狼藉,不过之前诸位给阮某三分薄面,此番言辞,阮某便基于现实,发自肺腑,仅此而已。人各有志,不得强求,诸位之家眷亦与阮某毫无关系,但在下希望诸位多为家人着想一番。若是忠良,又孤身一人,大丈夫死则死尔,无所牵挂。若是以贰臣之名死掉,有道是祖宗欠债,后代还!让世代子孙挖矿至死,恐不是诸位所愿吧?”
意志再坚强之人也会有弱点,或者在自己身上,或者在家人身上,阮大铖就是要旁敲侧击,找到那个弱点,让“听众们”投鼠忌器,最后不得不妥协。
七分道理,三分恐吓!
这就是阮大铖的策略!
因为有的人光听道理是无法被说服的,必须利用其弱点来拿捏一番。
隔壁没一个是孤家寡人,哪怕不是贰臣的侯恂,儿子侯方域都与阮大铖同处一室。
侯恂可能不为亲生儿子考虑未来么?
显然不可能!
侯恂都如此,其他人就更无需赘言了。
然而主动认罪仍旧需要天大的魄力,众人现在只是嫌犯,并非被定罪量刑。
由于还有看似很大的转圜余地,很多人心里都抱有侥幸,希望可以沉冤得雪。
天书本就是太子所制,其内容经不起推敲,至少在眼下如此。
上将的落跑新娘 千丝惠
时间长了,即便有所吻合,那是以后的事情。
若是既无须认罪,又可以尽快出狱,便是两全其美之法了。
但是上哪找这法子,就成了大问题……
此番是崇祯皇帝派出厂卫来拿人,在没捞到足够的好处之前,崇祯是可定不会轻易放人的。
首辅瞿式耜虽说是东林人,可直到现在,众人也没弄清楚瞿式耜的态度如何,首辅要是袖手旁观,那便会让众人很是失望。
次辅高弘图是抨击过东林的,除了没投靠过九千岁之外,能干的坏事基本上都干了,很多人都盼着这老匹夫早点去死。
由于朝廷里能上殿的江南系(东林、复社)要员都被皇帝清理地差不多了,现在能指望上的也就是郑三俊、史可法、倪元璐、张慎言、姜曰广等人了。
这些人若是念及昔日情分,或许会在紧要关头伸出援手,进行搭救也说不定。
哪怕是出于良心,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皇帝大肆迫害忠良与士子的。
“诸位可想有人来救?在下不知何人会施救?何人敢施救?何人能施救?”
阮大铖之所以打算认罪,就是因为已经看得通透了。
此时若不自救,必定牢底做穿,重则毙命,轻则挖矿,无可幸免。
“难道朝野上下,皆被天书所蛊惑?必有忠良之士,敢于挺身而出,死谏之!”
之前与阮大铖斗过嘴的李沾还不服气,更不相信满朝文臣会死心塌地为狗皇帝卖命。
“李兄所言有理,泱泱大明,朗朗乾坤,普天之下,士大夫断然不会皆被收买!”
唐世济是明确支持李沾的态度的,他就不相信没一个人敢站出来。
“死谏?说得好!敢问死谏之前提为何?”
阮大铖要听听对方可以拿出何等荒唐的理由来搪赛,不然这脑子真是“无人可及”了。
“必然是皇帝昏聩,不分是非,不变黑白,偏听偏信,以所谓天书为凭,妄抓忠良!”
李沾说了一个众人都认可的理由,也不算是他的主观臆断了。
“若天书有假,则谁为贰臣?谁又为忠良?若满朝文武皆为忠良,户部太仓焉能入不敷出?所谓忠良便是以反对皇帝,对抗朝廷为己任,致使岁入骤减,御敌困难,畿辅告急。东虏细作也比不过这等‘忠良‘对大明江山的威胁更大吧?武将以抗虏剿寇为忠良标准,文臣呢?莫非以反对陛下、对抗朝廷、勾结奸商为忠良标准?在下敢问诸位,谁敢说自己受了商贾的好处,乃是理所应当,即便是在太祖高皇帝陛下圣牌位面前,亦可理直气壮,声称收钱有理,乃是大势所趋。中饱私囊,乃是人心所向。勾结商贾,偷逃税款,定可气壮山河!诸位之中,有一人敢为之,在下立刻对该人行三跪九叩之大礼!想必在此时跃跃欲试,打算伸出援手之人,多半亦是收了商贾所送好处的吧?不等救诸位出去,此人便会被厂卫抓进来,与诸位相见了。敢问诸位昨晚都吃了甚子佳肴啊?有敢说的么?太子爷倡导勤俭节约,每餐仅用四菜,两荤两素足矣。诸位呢?难不成真应了那句话,前方吃紧,后方紧吃?莫非这是忠良所为?一边大排宴筵,风花雪月,勾结商贾,行为不法。一边宣称自己为忠良,所作所为皆是为了大明好!有人说在下厚颜无耻,在下亦不愿反驳。但这‘忠良’所为……呵呵!想必各自心中必有定论!‘好忠良’啊!先做大明‘忠良’,再做大清忠良!二朝皆为‘忠良’,前途不可限量啊!”
之前彭宾说的很好,阮大铖认为其所言极为妥贴。
此“忠良”非彼忠良,干的事情已经超出了厚颜无耻的范畴了。
这下李沾与唐世济都被噎得不轻,心里暗骂阮大铖混帐,可又对其无可奈何。
用收钱说事有意思么?很好玩么?
一提这事就着急上火,连带忐忑焦虑,生怕被那些贪生怕死的商贾给供出去。
“听者有心,在下便不叨扰诸位了,早些休息,明日抑或是会被提审。”
看看此番谁会成为那个冥顽不灵的傻子,阮大铖心无旁骛,便在角落里闭眼眯着了。
“不知魁首如何决断啊?”
陆少蜜宠:前妻在上
蔡奕琛听过了阮大铖的长篇大论之后,还想听听钱谦益的建议,综合起来考量或许更为妥当一些。
“听闻浙江茶课岁入多时,不过千两而已,与真实差额巨大否?韫先可知?”
钱谦益也不直接说自己的打算,反而问起来一件比较有意思的事情。
“这……魁首为何如此发问?”
蔡奕琛被问得有些纳闷,实际情况他当然知道。
“知晓便认罪,不知便坚持,仅此而已!”
这便是钱谦益给对方的建议,听与不听便是对方的事情了。
“啊?这……魁首为何说知晓反而要认罪?”
蔡奕琛先要问明白,然后再做计较。
“差额如此之大,圣上又已获悉真相,今龙颜震怒。若银子不够,韫先可用家眷之命来填,可愿意否?”
宙之主宰神皇無敵
“这……”
“韫先若能筹得百万两银子,自然可保全家无恙。若是与茶商关系非浅,今番又不欲认罪,而茶商公然偷逃大量税款,你认为陛下会如何圣裁呢?”
无敌英雄系统
“……”
“茶商自然会被严惩,但还不足以起到震慑作用。选个祖籍浙江的要员来开刀,便再好不过了,方可以儆效尤!”
“魁首莫要吓我!”
“莫非韫先认为勾结两淮盐商之要员会被严惩不贷,而勾结浙江茶商之要员可安然无恙乎?”
“这……”
“当下形势,韫先可还不曾看清?”
“还望魁首不吝赐教,在下感激不尽!”
“有钱出钱,有命出命!”
“啊?这……”
亡命者
“与腰缠万贯的商贾相比,我等皆无钱,然我等有命,此为宿命也,即命中注定之意!”
“莫非魁首以为天书所述属实?”
“老夫无能,你可有能力鉴定天书真伪?”
“……难!”
“今非昔比,诸位珍重!”
阮大铖都休息了,钱谦益也打算睡醒再说了。
死灵档案
他既不想被处斩,也不想被送去挖矿,能依然留在江南,哪怕被禁足也是可以接受的。
大不了以后与商贾断绝一切关系,在家舞文弄墨,有妻妾陪伴亦不会感到寂寞。
钱谦益尚不清楚崇祯是不是真要对东林下死手,但作为东林魁首,此时必须小心谨慎,方可化险为夷。
对东林来说,魁首可以层出不穷。
但对自己来说,死了就真无法复活了。
剩女当道
阮大铖这老小子倒是聪明,可悲的是其他人却看不通透。
当年魏忠贤气焰熏天,无非也只是害死了一批东林干将。
对兵多将广的东林来说算不上伤筋动骨,只要朝廷出缺,哪怕是上百个缺,也能迅速补齐。
然而皇帝与太子联手对付东林,那就不可想象了。
太子手里有数十万大军,皇帝掌握着厂卫鹰犬,矛头都指向东林的话……
钱谦益觉得还是先给自己找条退路为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