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z073引人入胜的小說 臨淵行 ptt-第七百二十五章 第六仙界,陛下可曾如願?-r2j9o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
玉延昭死在北冕长城,这一战并不光彩,帝绝召来了第四仙界最为强大的存在,将自己这位弟子围困,这才将他斩杀。
第四仙界得以吞并第五仙界。
不过,第五仙界已经有了许多极为强大的仙魔,第四仙界的仙人想要在第五仙界生存下去,便须得废去自己一身大道,一身修为,然而这时候便容易被第四仙界的强者格杀。
因此帝绝展现铁腕手段,将第五仙界的强者杀的杀囚的囚。
当时玉延昭有子,被帝绝封为太子,号称大仙君,借玉太子来笼络旧朝人心。
后来,玉太子嘴上不牢,屡屡传出造反的言论,于是被帝绝废掉太子之位,命他移居宇宙边陲荒凉之地。
又过一段时间,帝绝担心玉太子勾结旧朝臣子谋反,于是将玉太子贬入冥都。
再过些年,帝绝将玉太子打入冥都第十八层,这才放心。
天后娘娘见状,道:“帝违初心,不施仁政,我恐会带来灾祸,当劝谏之。”于是劝谏帝绝。
帝绝不喜,以为天后不贤,于是广纳后宫。
第五仙界末期的时候,人们发现北冕长城外有新仙界生成,那里有子民,初识教化,修成灵士。
帝绝命温峤掌控第六仙界的天劫,让第六仙界的子民无法成仙,一面宣扬第五仙界是真仙界,让灵士渡劫方能飞升到仙界,借此来掌控第六仙界,不费一兵一卒。
于是人们称新仙界为下界,称第五仙界为仙界。
名门挚爱:云少的独宠娇妻
下界的人们飞升到仙界,渐渐成了惯例。
自此,帝绝吞并两界,功盖寰宇,古之帝倏、帝忽,未尝有此功业者。
帝绝一边从容布置,一边命温峤寻访第一仙人,温峤访到一女子,姓楚,名宫遥,帝绝收楚宫遥为弟子。
星君谱
待到楚宫遥修成道境九重天,已是第五仙界行将覆灭,帝绝迁仙廷进入第六仙界。
帝绝命天下仙人,皆废去修为,从头修炼。
重生之灵魂刺客 雨鸣
楚宫遥不从,帝绝震怒,这一战,师徒二人断烛龙,破钟山,造成极大破坏。
楚宫遥被帝绝所斩,自此无人不敢从命。
帝绝抬头看向天空,果然看到那看客又来了,见证他斩杀楚宫遥这一幕。
“陛下可曾如愿?”那看客问道。
“什么如愿?”帝绝不解。
“陛下最初的心愿是什么?”看客问道。
帝绝想起追随铁昆仑,护送逃难的人们奔往北冕长城的情形,突然间他脑海中浮现出铁昆仑的身影。
他的老师手捧着刚刚切下来的头颅,白发苍苍的脑袋,就这样被送到他的面前,他的手中。
“绝!”
铁昆仑皓首白发,怒目圆瞪,声音犹自振聋发聩:“这是你的使命!”
帝绝响起这个场面,铁昆仑的话犹自铮铮在耳。
“陛下可曾如愿?”那看客又问。
帝绝恼怒,正欲出手杀人,轮回环自看客脑后爆发,看客消失。
又过八万年,仙廷碧落崛起,入朝为相,追随帝绝。
寒来暑往,又过许多万年,帝绝遇到一个天资非凡的少年,名叫步丰,收为弟子。收步丰为徒时,帝绝听闻看客再度出现,前去寻找,却不见其踪影。
那时钟山破,烛龙断,帝混沌之尸在混沌海掀起惊涛骇浪,吞噬仙廷,淹死仙人无数,冥都之中也不安宁,帝倏屡屡试图破开冥都。
帝绝知道帝倏很难被杀死,于是与碧落、天后等人制定嫁衣计划,取帝倏头盖骨炼宝,取名万化焚仙炉。
焚仙炉威力至强,万仙日夜祭炼,始终未成。
当此之时,武仙人崛起,温峤不受重用,唯恐被武仙人所害,于是丢掉历阳府潜逃,武仙人掌管雷池。
传闻有人在雷池发现看客,帝绝于是命人去寻,两人皆不知所踪。
雷池历阳府。
温峤封印太古禁区入口的密室中,苏云直接镇压住那两只成年神魔,与莹莹一起进入太古禁区,笑道:“温峤道兄消失这么多年,这里面一定发生了什么故事,我不信他会从第三仙界老实到现在!”
莹莹也振奋精神,摩拳擦掌,道:“他若是帝忽,这次无论如何都会露出马脚!”
两人来到已经完全被劫灰淹没的第五仙界,却见温峤在劫灰覆盖的世界中驾驭雷霆向远方而去。
他们追踪温峤十多日,这日,温峤突然顿下雷云,降落下来。
苏云和莹莹精神大振,以为温峤定然要展露出惊人手段,却见这尊旧神直接在劫灰中挖个坑,自己躺在里面,又用劫灰把自己埋起来,呼呼大睡。
这里其他生物皆无法生存,呆的久了,就会变成劫灰。但像他这样的旧神大道不在仙道之列的,完全不用担心会变成劫灰。
苏云和莹莹盯着温峤,看他睡了十多日,两人终于忍耐不住。
苏云抓住打算把温峤叫醒的莹莹,道:“不用。我们八万年后再来看他!”
八万年后,苏云坐在温峤的“坟头”上,面色阴沉,他屁股下面是厚厚的劫灰,劫灰下传来如雷鸣般的鼾声,显然温峤还在这里鼾睡!
他不是帝忽,也并未去寻帝忽!
“懒死你呦——”
莹莹气愤得踢“坟头”灰,把“坟头”灰扬得哪儿都是,怒道,“好歹有点幕后黑手的样子!”
这一日,天地间传来莫名的震动,苏云从苦恼中惊醒,急忙起身,惊疑不定。
莹莹也顿时精神起来:“这股震动……士子,是新仙界被开辟出来之后发出的震动!”
拯救最后一滴眼泪
苏云定了定神,但依旧难掩道心的波动:“是第七仙界!是第七仙界被轮回圣王开辟出来了!”
过了不久,帝绝也发现第七仙界。
帝绝游历新仙界,之后回归第六仙界的仙廷,如法炮制,将第七仙界划分为下界,命武仙人掌控天劫。
但凡第七仙界飞升的人,都要经历第六仙界的天劫,飞升到第六仙界,方便管理。
帝绝愈发从容,他内有仙相碧落,外有帝丰,后宫中又有天后统领天下女仙,江山稳固,未尝有如此时。
下界仙人飞升,但仙廷的仙气却渐渐枯竭,于是帝绝命下界进贡仙气。
另一边,帝绝又命天下能工巧匠前往第七仙界,在帝廷修建新的仙廷,帝廷建成,帝绝广纳宫娥,填充后宫,常年留在帝廷中。
帝廷建成这一日,看客又来。
帝绝笑道:“这看客也有雅兴,来看我江山壮阔,宫阙美如画!”
他却不知,苏云未来有个名头叫做帝廷主人,此来只是检阅自己的宫阙全貌是何等壮美。
随着时间推移,第六仙界也渐渐露出迟暮之态,许多福地中涌出劫灰来。
又有一日,四极鼎偷袭焚仙炉,将这件尚未炼成的至宝重创。
帝绝正在经营布置下界,无暇过问,命步丰前去修复焚仙炉。
帝绝无心第六仙界,渐渐引起朝中不满。
这期间,苏云还在蹲守温峤,然而这个大个子始终在第五仙界的灰烬中酣睡,似乎与帝忽完全无关。
苏云冷笑道:“他若是一直睡到我和水萦回开启历阳府,那么他就是帝忽!历阳府一开,他便来找我,说是奉帝忽之命让我为帝忽办事!他一直睡在这里的话,帝忽怎么与他联络?”
莹莹为温峤辩解,道:“士子,倘若温峤是帝忽,他如何做到知晓天下事的?温峤睡在这里,分明已经睡成了傻子峤,傻子峤在这里一睡两百万年,对任何事一无所知!他又怎么可能做幕后黑手,甚至算计了帝倏?”
苏云被她说得哑口无言,就在此时,只见第五仙界这片死寂之地有劫火飘忽来去,奔向这边。
苏云和莹莹急忙躲避,待到劫火飘近,却是几个已经变成怪物的劫灰仙人,面目狰狞凶恶,举着几面旗幡,幡中有劫火燃烧。
刚才苏云和莹莹所见,便是幡中劫火飘忽来去。
“奇怪,这种地方怎么还会有劫灰仙?”苏云和莹莹惊讶万分。
第五仙界已经完全被劫灰所淹没,没有任何生灵能够生存,而劫灰仙更是被流放到忘川这种地方,自生自灭。
然而第五仙界却突然冒出几个劫灰仙来,不能不引起他们的好奇。
这几个劫灰仙人来到温峤酣睡之地,突然一道劫火落下,将温峤身上的劫灰点燃,不过片刻,温峤便从燃烧的“坟头”里跳出来,怒道:“兀那妖魔,休走!”说罢便追杀过去。
那几个劫灰仙扛着劫火幡怪笑,振翅而去。
温峤一路追寻,过了十多日,来到第五仙界的边陲,突然那几个劫灰仙消失。
温峤追到跟前,便见前方有一道大峡谷,几面劫火幡挥动,渐渐向峡谷中落去。
温峤纵身跃入峡谷之中,只见那峡谷深不见底。
苏云和莹莹也追到跟前,却见温峤脚下雷云爆发,明亮的雷霆将峡谷照亮,只见峡谷峭壁的两岸,无数劫灰仙人攀爬在峭壁上,目光幽幽,纷纷看向光芒大放的温峤!
苏云和莹莹穷极目力,他们收入目光中的劫灰仙,乌泱乌泱,根本看不到尽头!
不仅如此,还有不知多少劫灰仙正在震动翅膀,从峡谷中飞出!
“士子!”
莹莹突然大声道:“这不是峡谷!这是一个被剖开的胸膛!”
格物致知最主要的一个途径,便是剖析神魔的身体构造,莹莹作为一个记录者,一个书仙,她记录下来的神魔解剖图不计其数!
她仅从峡谷的断面,便认出这绝非是峡谷,而是一个无比庞大,难以想象的神魔的胸腔!
这尊神魔的胸腔被切开,无数劫灰仙正寄生在巨人神魔的胸膛之中!
此时,温峤正在向这胸膛中飞去!
同一时间,苏云和莹莹被许多劫灰仙所发现,无数劫灰仙振翅,从峡谷中向外冲来!
苏云不假思索,带着莹莹腾空而起。就在这时,第五仙界看似无比平摊的平原传来剧烈的震动,一座座劫灰山拔地而起!
苏云和莹莹看直了眼,那是一只大得难以想象的巨手,托起无数化作劫灰的仙山福地!
手掌所过之处,一颗颗化作劫灰的星辰被扫荡成齑粉,带着毁天灭地般的力量,向他们扫来!
这一击,笼罩太广,根本不是他们所能躲避过去!
“士子!”莹莹惊心大叫。
苏云将先天紫府经提升到极致,五府中一炁澎湃,顿时紫气化作褴褛巨人,一道轮回神通从苏云脑后迸发,切开了时空!
“轰!”
那巨手拍碎了掌下的一切!
壹姐皇後 程伊諾
苏云和莹莹一起闭眼,待睁开眼睛时,浑身大汗淋漓,已是八万年后。
“帝倏!是帝倏!”两人对视一眼,齐声叫道。
“别吵!”
苏云脑后的五府中飘出一个只有三五寸高的紫气褴褛小“巨人”,面色紧张道:“我原本应该把你们送到你们所在的时间段,但是我刚才好像走神了一下,不知道有没有送错地方……”
苏云和莹莹均有种不妙的感觉,心道:“一定是士子(莹莹)的华盖气运发作了,让我跟着走了霉运!”
————月中啦,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