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0v21精品小說 大田園笔趣-第六百六十一章 寶參相伴-l8rai

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
净瞎扯,这帮小家伙刚才种土豆种出毛病来了,真以为啥都可以种呢?田小胖还以为骆雪是因为语言还表达不清楚,在那瞎说八道呢。
不过很快,前面的娃子们就围成一圈,在那叽叽喳喳的。有说“娃娃你出来的”,也有喊“快点把娃娃拽出来的”,好不热闹。
咋回事咋回事,田小胖噔噔几步跑过去,分开人群一瞧,他也愣了,只见在地头边上,露出一个朝天辫,还扎着红头绳。黑瞎子屯留这种头型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娃娃。
“还真给种土里涅,这谁干的好事,赶紧把俺姑爷拽出来!”包大明白比田小胖还急呢,这还了得,别把俺宝贝姑爷给憋坏了,这准是哪个小学员不懂事,跟娃娃玩着玩着,就把娃娃给种到土里了。
包大明白挤上去,伸手抓住娃娃的朝天辫就要往上拽,结果胳膊被田小胖给摁住:“不能硬拽啊,非得拽坏喽不可。”
“对对对,俺都急蒙圈涅,赶紧把锹拿来,俺把娃娃先挖出来。”包大明白嘴里张罗着,很快,就有人递过来一把铁锹,干活的时候,都带着这些家什呢。
包大明白离着娃娃半尺多远的地方就开挖,很快,就把小脑瓜露出来。大伙看到娃娃的两个黑眼珠还转呢,这才松了一口气:没憋坏就好。
紧张的气氛一下子就放松下来,旁边有人就开始说起笑话:“大明白,你不愧是参把头啊,以前从地里挖人参,今天改了,从地里挖人了——”
小娃子们则比较着急:“明白爷爷,小心点,别铲到娃娃身上啊!”
田小胖在一旁则若有所思,琢磨一阵子,嘴里就嚷嚷开了:“走走走,咱们都走,娃娃太淘气,就叫他再这多埋一会儿,好好受点教训!”
陰婚
大伙一听可不干了:“小胖啊,哪有你这么当爹的,一瞧就是后爹。赶紧挖,别一会把娃娃给憋坏喽!”
“你这当干爹的不心疼,俺这当老丈人的还心疼涅。”包大明白还以为小胖子是说气话呢,当然不会听他的,手里的锹慢慢在周围往下挖。不时还得用手把坑里的土捧出来。
至尊觉醒
还有小囡囡他们,也有样学样,伸着小手开始往外捧土,像小海宁和小光光他们,眼泪都噼里啪啦掉到土里了。
田小胖见状,说啥也不能再阻拦了,搞不好,就会千夫所指。还好,娃娃看起来一点事也没有,还咧着小嘴乐呢,脸蛋上露出两个大大的酒窝。
“俺出来啦——”娃娃小嘴一张,脆生生地说了一句,然后身子扭动起来。本来,大伙刚把他的小脑瓜露出来,结果呢,一眨眼,娃娃就从土里钻出来,身上干干净净的,连一天尘土都没沾,皮肤依旧白白嫩嫩的。
好!周围的小学员噼里啪啦地拍起了小巴掌,他们现在也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情绪了,一个个都笑逐颜开的。
包大明白也长出一口气:“娃娃啊,你这孩子还怪淘气滴,差点把你老泰山给吓死涅!”
小囡囡将娃娃抱在怀里:“谁干的,谁把你埋在土里的,给姐姐说,俺跟他拼啦!”
家里的其他娃子也都同仇敌忾,气鼓鼓地四下张望,看样子,一个个是真生气了。
田小胖则连连摆手:“没事没事,闹着玩呢,都赶紧回家,走啦走啦——”
“且慢!”萨日根吼了一声,“这土里好像还有东西!”
说完,趴在娃娃刚才钻出来的土坑边上,伸手扒拉两下,然后,手指上托着一根须子,在那仔细观瞧。
包大明白也有点不耐烦了:“哎呀,走啦走啦,肯定是树根子窜到这边滴。”
轩辕重生之使命
游戏之城
“俺瞧着怎么好像参须呢?”萨日根也是老跑山的了,眼睛里可不揉沙子。
————
“你开玩笑涅,这地方是不可能长人参滴。”这方面,大明白是行家,最有发言权了。其他大人也都纷纷点头:这地头要是长老山参的话,那老山参也就不值钱了。
田小胖眨巴两下眼睛,忽然说道:“好像还真是啊,明白叔,你仔细瞧瞧。”
这下子,大明白也不敢拿稳了,戴上老花镜凑上去,瞧了半天,然后使劲一拍大腿:“邪了门了,还真是一棵棒槌,而且瞧着参须上的珍珠疙瘩,年头还不少涅!”
这下子,周围的人也是一阵惊呼,包村长也眉开眼笑的:“该着咱们黑瞎子屯起发啊,地头都长老山参,不发家才怪涅——”
最高兴的当属包大明白了,赶紧张罗着回村取抬棒槌的专业用具。他这么回村一吵吵,游客都惊动了,也都跟着来看稀奇。旁边,直播的手机也架上了,直接开播。
“真的假的,你们不会是从林子里挖出来的老山参,然后埋到这里,人为制造噱头吧?”直播间里的观众,纷纷表示怀疑。
别说人家了,就连在场的不少人,都感觉糊涂了。
只有田小胖,大致猜到了事情的真相,这一切,肯定跟娃娃有关,没准,真是这个小家伙在这种人参呢。
没错,就是娃娃把自己种下去,然后长出来好几棵人参,就跟种土豆的道理差不多,像骆雪说的那样。
只是这种情形实在太过骇人听闻,所以田小胖虽然猜到真相,可是也不敢说出来呀。
从土里抬棒槌是个细致活,尤其是根须旺盛的老山参,更是耗时。那些小学员轮着瞧了一会,感觉也没啥意思,就被医护人员领着回去了,一个个都跟泥猴似的,先洗澡换衣服再说。
结果,惹得小虎他们这些男娃子,心里都羡慕娃娃:要不,咱们也穿一个红兜兜得了。
看了一会,就到了午饭的时间,游客们问了一下,最少还得一两个小时才能抬出来,于是就先回村吃饭。吃完饭接着来参观。毕竟,这种经历,也许一辈子都赶不上一次呢,万万不能错过。
田小胖也回去吃饭,然后带了几份饭菜,给留守在这里的大明白和萨日根等人。一直忙活到下午三点多钟,一株完整的老山参才被从土里抬出来。
逆流三曲
好家伙,这株山参,品相完整,手足俱全,下面的须子,捋直了的话有一尺多,而且密密麻麻的,足有上百根之多。
包大明白取出来戥子,给这株老山参称重,结果,竟然有八两多。俗话说:七两为参,八两为宝,这株老山参,已经到了宝贝的级别!
这下子,周围的人都被震住了,就连直播间里,也没有人说是事先安排好的噱头了。你有本事,也找一株八两以上的宝参给安排一下呗?
“神奇,太神奇了,你们黑瞎子屯,简直就是奇迹诞生之地啊!”游客们也议论纷纷,除了羡慕和赞叹,就只剩下嫉妒喽。
也有人纳闷:“你说这样的宝参,咋就能长到地头了呢,以前种地怎么没发现?”
这种时候,就轮到包大明白粉墨登场了:“要说起这棒槌来,俺说句不好听滴,各位都是棒槌。这人参涅,尤其是成了宝贝的老山参,自个是会跑滴!”
真的假的?游客们纷纷摇头,表示不信。这种事情,倒是听老辈人说过,反正,当小孩的时候都信了,等长大之后,就全都不信了。
包大明白继续慢声拉语地说起来:“俺给你们讲一个更加神奇滴,那是在七十年代涅,在人参之乡抚松这地方,发现了一株建国之后,最大的棒槌,重量都快达到一斤涅,被称为建国后第一参。而发现这株棒槌的地点涅,距离村子就不到一百米。村里人上地干活,经常从那路过,结果涅,愣是过了好几十年才发现,你们说神不神吧?”
这事是做不得假的,有游客用手机搜了搜,还真有介绍,这样看来,黑瞎子屯这地头出现老山参,也就不足为奇了。
田小胖也松了一口气:要不是包大明白救场,这株老山参的来历,还真不好解释呢。
出了这样的宝贝,游客们心里都直痒痒,嘴里兴致勃勃地谈论着:“这株宝参,吃了能不能长生不老啊?”
旁边有游客乐呵呵地回答:“长生不老是不可能滴,不过呢,没准吃了能返老还童。”
林克 血红
这些都是瞎说,最后,还得听专业人士,而包大明白这位老参把头,就最有发言权了,于是,大伙都七嘴八舌地向他询问:这株宝参,到底功效如何?
包大明白最喜欢享受这种崇拜的目光了,他不慌不忙地咳嗽两声:“其实涅,俺也是第一次见到宝参滴——”
嗐,那你还拿腔作调的干啥呀!游客们都白浪费感情了。
只听大明白继续说道:“不过涅,俺听老辈人讲过,像这种宝参涅,用来吊命是最好滴。”
游客们也深受启发,一个小年轻的大叫:“想起来啦,在天龙八部里,大侠乔峰,就是用老山参帮着阿紫吊住命,最后把阿紫治好啦!”
这个故事,不少武侠迷都知道,于是,讨论便更加热烈起来。
大伙正议论着呢,有一名游客,嘴里大喊:“大叔,一百万,这株人参我要了!”
“嘿嘿,俺们黑瞎子屯出来的老山参,普普通通滴,都能卖一百万涅。”包大明白不慌不忙地回了一句。这倒是实话,山货店里出售的人参,还是他和小胖子前年种滴,都卖一百万了。
那位游客也不由得脸上一红,不过,这位显然是不差钱的主儿:“大叔,你说个价,这株老山参,我肯定买啦!”
大明白摇晃两下大脑袋:“小伙子,这是宝参涅,是救命滴,多少钱也不能卖啊。”
这话可一点不玄乎,要说能活死人肉白骨,那是有点吹。但是,油尽灯枯的老人,靠着这株宝参吊命的话,几个月肯定没问题,说是无价之宝也不为过。
“哎呀,就卖给我吧!”那位年近三旬的游客,也急得使劲跺脚,“大叔,实话跟您说,我大哥去年发生车祸,现在是植物人,要是用您这株宝参,没准就能清醒过来呢。”
原来是救命用的啊,这个就得好好掂量掂量。包大明白这回也不能做主了,目光望向田小胖。
这株宝参,最后的收益还得归到合作社,就连田小胖,也不能一个人就定夺。于是,就在现场,把合作社的几位代表召集到一起,商议一阵,这才有了决定。
还是由田小胖出头,跟那位游客解释说:“你看这样行不行,本来呢,这株宝参,俺们是不想出手的,价值实在太高了。不管谁用,肯定都是用来救人。既然你赶上了,说明有缘。咱们找专人评估一下这株宝参的价值,然后,如果你有这个能力,就卖给你;如果你一个人吃不下,那么就再找两个人合伙,你看怎么样?”
大明白也在旁边补充:“这玩意涅,按理说是无价之宝,肯定是不愁卖滴。”
那个年轻人倒也干脆:“我还算有点身家,家里的基业,也都是我大哥创下来的,就算是倾家荡产,我也要试试。”
“好小子,现代社会,像你这么有良心滴,可是不多涅!”包大明白也竖起大拇指,然后朝田小胖望了一眼:“小胖啊,要不,咱们给他打个折涅?”
这种救命的宝参,价值还真不好衡量,一千万是他,一个亿也是他。
田小胖也瞧着这个年轻人挺顺眼的,这年头,别说亲兄弟,就是父子,都能因为钱财变成陌路人。于是也点点头:“明白叔,这事您说了就算,咱们合作社,就委托您去跟这位大哥办理手续吧。”
“放心,这回俺肯定不吃回扣!”大明白也把胸脯拍得啪啪直响。包村长和田小胖他们,想起来上回这家伙吃了五十块钱回扣的事儿,也忍不住笑出声:就你那点出息,还好意思说呢!
那个年轻人眼圈也红了,拱拱手:“谢谢各位老少爷们啦,我叫武亮,我哥哥叫武明。要是把我哥救醒,我们哥俩一定登门拜谢!”
这小子,还真是性情中人。田小胖当即决定,叫明白叔赶紧回家收拾收拾,然后跟着武亮一起去,毕竟,人家明白啊,能具体指导怎么服用宝参。
大明白回家换了一身衣服,就急火火地跟着武亮离开黑瞎子屯。大伙都以为这件事告一段落的时候,转过天来,田小胖悄悄找到萨日根:“根哥啊,俺琢磨着,那地方,会不会还有老山参涅?”
“想啥呢,能有一株宝参,那就得多大造化啊,小胖你还贪得无厌呢。”萨日根也觉得田小胖是有点贪心了,做人,可不能这样。
田小胖拽住萨日根的胳膊:“万一涅,咱们哥俩,还是鸟悄儿过去再找找吧。”
不由分说,拽着萨日根就走。把根子也弄得没着没落的:“小胖啊,要是还有棒槌的话,那俺就是一个大棒槌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