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ozkr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無限之神話逆襲討論-第十二卷 第一百一十七章 社會性死亡閲讀-3fo11

無限之神話逆襲
小說推薦無限之神話逆襲
金鹏挠挠头,道:“那的确是我们纯阳派的道袍,我也有,只是款式不同而已,你确定想穿?”
听他这样说,马小玲反而不太确定的问道:“难道穿这身道袍还有什么条件吗?”
金鹏道:“倒也没什么条件,不过以你的气质,穿上道袍也不像道姑啊!”
马小玲翻了个白眼,说话间雄霸的云团已经飞近,听到金鹏的话,雄霸呵呵笑道:“纯阳派中不像道姑的道姑多了去了,也不差小玲这一个,她既然喜欢,你送她一套不就是了。”
金鹏耸耸肩,道:“那好吧!不过我的风格跟雄叔不一样,他的道袍叫儒风,我的叫……破军。”
说出“破军”二字后,金鹏手一挥,他和马小玲身上同时腾起了云雾,马叮当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
玄世今生-良妃 秋麒麟草
云消雾散后,马小玲身上的白色龙战衣也消失不见,换成了一套由黑白浅蓝三色组成的道袍。
破军道袍和儒风道袍除了腰部以上的设计不同外,最大的区别就是色泽了。
儒风道袍乃是雪白色与天蓝色交织而成,颜色看上去较为鲜亮,给人以清丽出尘之感。
而破军道袍是由灰白、玄黑、浅蓝三色构成,颜色较为暗沉,散发着沉凝肃杀的气息。
破军本就是一颗杀星,这套道袍以之为名,自然也带有一些沉肃之感。
不过两套道袍穿在身上同样漂亮,马小玲在云团上转了一圈,裙袂飞扬,裙摆下那双已经换成长筒布靴,更显修长白皙的大长腿若隐若现,却是比穿短裙直接露出来更多了几分诱惑力。
金鹏笑吟吟的看着马小玲道:“穿上这身道袍,小玲倒是有几分马灵儿的味道了,不知道徐福看到你,会不会被吓尿啊!”
听金鹏这么一说,马小玲倒是有些期待出现在徐福面前那一刻了,她目光一凝,看向远处的天台,道:“既然人都已经到齐,那我们也该动手了吧?”
雄霸看向金鹏,道:“情况如何?”
金鹏道:“蓝大力、乌鸦、徐福都在,蓝大力就麻烦雄叔了,我对付乌鸦,老板娘和小玲负责解决徐福即可。”
众人都没有意见,当下两个云团合而为一,向着四国大厦天台飞去。
……
四国大厦天台。
蓝大力眉头紧皱,道:“怎么回事?人数都快要杀够了,为什么跟驱魔龙族有关的人,一个都没被贞子迷上?”
戴着面具的乌鸦无奈的道:“没办法,他们不上网不玩ICQ,贞子也找不到迷住他们的机会啊!”
徐福也道:“会不会是圣经密码记错了?莫非我们真能成功发动血咒?”
蓝大力摆摆手,道:“不可能,圣经密码自现世起,其上所记载的预言条文,就从来没有出过任何错,几千年的历史事件全部应验,没理由这次会出错。”
九恋之曲
便在他这句话话音刚落之时,三人同时脸色大变,霍然回身抬头,便见一朵云团上,站着四个身穿古装的人,正朝着他们疾速飞来,转眼间便已至近前。
戴着面具的乌鸦看不清脸色,却能听出他话音中的惊异,“这些是什么人?神仙吗?”
蓝大力自语道:“果然有变故,大血万字咒根本不可能成功,圣经密码绝不会出错,可是……这跟我设想的不一样啊!”
而那边化名奇诺的徐福却是脸色大变,目光死死盯着马小玲,声音颤抖着喃喃自语道:“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她明明已经死了两千多年了。”
秦时明月之星嫣魂舞 戴月娜
蓝大力与乌鸦霍然转头看向他,问道:“你说谁?”
徐福咬牙缓缓道:“在秦朝时收伏神龙,创建驱魔龙族的马家始祖,马灵儿。”
蓝大力只是脸色微沉,乌鸦却是发出一声惊呼:“你说什么?”
此时云团落地,金鹏和雄霸身形一闪之间,已经出现在三人斜后方,他们一左一右相对而立,与站在正面的马叮当马小玲姑侄形成一个等边三角形,将三人包围在了中间。
马小玲模仿马灵儿,脸上保持着凌厉冷肃的神色,手握伏魔剑,目光死死盯着徐福,恨恨的道:“徐福,我找得你好苦,当年你蛊惑始皇帝派况中棠杀我,今日该是你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乌鸦顿时不可思议的看向徐福,想不到他的来头竟然这么大,居然是那个历史书上记载的,帮秦始皇寻仙药的术士徐福。
原本徐福还心存侥幸,期盼对方只是一个长得很像马灵儿的女人,可这句话却打碎了他的侥幸。
他难以置信的看着马灵儿,叫道:“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还活着?”
一旁的乌鸦噤若寒蝉,驱魔龙族创始人,那可是能收服神龙的狠人。
且不说她本身的法力有多高,单是被她收服的神龙身上那煌煌龙气,就是他们这些僵尸的天然克星。
在神龙面前他们根本毫无反抗之力,这也是为什么直到今日,他们始终不敢出现在马家传人面前的原因,没看到连真祖都被她们追杀几千年吗?
但其实他们真正怕的不是马家传人,单凭马家传人自己,他们就算打不过,逃走却没问题,可在会飞的神龙面前,他们连逃都没得逃。
“嗤”
便在徐福与乌鸦心中惶然无措,忌惮不已时,一旁的蓝大力却突然嗤笑一声,道:“两个傻瓜,不要被她骗了,她哪是什么马灵儿?你们看清楚一点,她是马小玲。”
“嗯?”两人闻言一愣,仔细看去,顿时发现……他们还是看不出来,徐福小心的问道:“蓝先生,你可以确定吗?”
蓝大力在认出马小玲后,顿时放松下来,将手中雪茄放到口中吸了一口,吐出一股烟雾,看着马小玲戏谑的道:“我非常确定,不是穿一身古装就能冒充马灵儿的,你可没有你先祖那一身如渊似海的法力修为。”
马小玲脸色沉了下来,这是被人鄙视了啊!尤其是当着姑姑的面被人拆穿,还被毫不客气的嘲讽修为低,这几乎让她有一种社会性死亡的感受,对蓝大力的杀意瞬间达到巅峰。
马小玲冷冷道:“雄叔叔,一会儿请留这个光头一口气,我要亲手灭了他。”
金鹏心下暗暗好笑,这死光头,得罪谁不好,把马小玲往死里得罪,你不死都没天理了。
“没问题。”雄霸毫无异议的应了下来,看着蓝大力道:“你说的没错,她的确是马小玲。”
“可你不知道的是,她正是马灵儿的转世,并且已经觉醒前世的记忆,否则你以为她为什么会认识徐福,知道当年的事?”
“就算她如今已经没有了前世的法力,可杀一个区区二代僵尸,还没什么问题。”
重生之夜邪
萌寶來襲,爹地快跑 良辰千語
徐福与乌鸦浑身一震,这才反应过来,是啊!对方是马灵儿还是马小玲,又有什么区别?他们真正怕的又不是马家传人,而是马家守护神龙啊!
蓝大力两眼微眯,左右看了看金鹏与雄霸,道:“你们又是什么人?知道我是谁吗?”
雄霸上前两步,霸者的气势毫无保留的释放了出来,蓝大力三人顿时脸色大变。
这等凝为实质,让他们感觉如同有一座大山压在身上的霸气,他们哪怕是在将臣身上也从不曾感受到过。
“五色使者中代表权欲的蓝大力,如果是你主人大地之母或者将臣当面,我还会给几分面子,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雄霸一声沉喝,三人顿感身上的压力更大了几分,便好似周围这整片空间都向他们压了过来一般,三人额头瞬间见汗。
他的话更是让蓝大力惊骇不已,这究竟是从哪冒出来的大能?他们五色使者自上古时代被主人创造出来,已走过数千年时光,何曾见过这等人物?
那边的马叮当和马小玲也是目光一凝,脸色微变。
马叮当是因为本身就了解一些事,而马小玲则是曾听金鹏讲述过关于女娲和五色使者的事。
是以当她听到五色使者四个字,才真正明白自己现在面对的是怎样的存在。
话说到这里,已经不需要再多言,只见雄霸右手一张,一团宛若水团的能量迅速在他掌心凝聚。
从那团能量中,无论是蓝大力还是徐福乌鸦,都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十分默契的,三个人陡然向三个方向各自奔逃,分别向雄霸几人之间的空隙中掠去。
可惜,这只是徒劳的,哪怕是他们全盛时期,也不可能在雄霸和金鹏面前逃走,更不要说他们被雄霸的大道领域笼罩,一身实力发挥不出六成了。
五行强尊 凡凡一世
雄霸的霸者之道,不仅让他发出的攻击更加霸道而势不可挡,在攻击中蕴含着无穷的压迫力,其本身散发出的气息,便会形成一个大道领域。
在这个领域之中,任何对手都会受到霸者之气的压迫,使得一身修为无法完全发挥出来,本能的用以抵御那股压迫力。
—————
只不过会被压制多少修为,就要看对方自身的修为如何了,似蓝大力这个级别,在雄霸面前连一半实力都无法发挥。
“唰”
三人刚动,蓝大力和乌鸦只觉眼前一花,去路已经被拦住,金鹏剑指一伸,金灿灿的剑芒自指尖延伸而出,身子向前一倾,速度快到乌鸦根本无法理解。
“唰”
乌鸦只觉眼角一道金光一闪而过,金鹏已经在他身后现出身形,他却并未发现有什么异常。
没有异常那自然要继续跑,金鹏却并无追击的意思,甚至没有再看他一眼,站在原地转身看向了马小玲和马叮当方向。
乌鸦再跑出一段距离,已经到达天台边缘,正要纵身跃下大厦,却终于发现了不妥。
他停住脚步,缓缓垂首看去,却见自己胸口有一个正自冒着金光的窟窿。
如果从旁边看过去就会看到,乌鸦前胸后背都有一道金光冒出,便似被一把由金光组成的长剑贯穿了一般。
乌鸦缓缓张大了嘴,他只觉体内似有什么东西要破体而出。
“啊……”
他上半身猛然仰起,口中叫出了声,并非痛苦,而是恐惧,面对灰飞烟灭,不存于世时的恐惧。
他跟徐福不同,他才活了四百年,且一经变成僵尸,就跟蓝大力和徐福混在一起,四处搅风搅雨,从未感受过那让人绝望的孤独和寂寞。
所以他活得很好,他不想死,可惜,在面对金鹏时,他的生死已经不是由他自己说了算。
就在他叫声出口时,他的身体发光了,金色的光。
一道道金光从他全身上下各个部位破体而出,他就像变成了一个浑身上下长满了光刺的刺猬。
但是很快,他的身形就再也看不见,原地只剩下一团金光,当那团金光达到最耀眼的状态时,却陡然一收,彻底消失无踪。
同时消失的,还有乌鸦的身躯。
无论是蓝大力还是徐福,都没空关注乌鸦,跟乌鸦被金鹏一招秒一样,蓝大力也同样没有区别。
在被雄霸拦住去路后,蓝大力举起右掌,一股蓝光迅速自掌心冒出,在他掌中形成一个磨盘大小的蓝色光轮,看上去便如一轮蓝月,那轮蓝月在他掌中疾速旋转。
没有丝毫犹豫,蓝大力抬手对雄霸做了一个劈斩的动作,那轮蓝月脱手而出,对着雄霸横斩而去。
雄霸冷哼一声,掌心早已凝聚完成的三分归元气,被他随手推了出去。
连爆发开来的资格都没有,在那轮蓝月触碰到三分归元气时,便直接被湮灭,就像只是戳破了一个气泡般。
蓝大力瞳孔猛缩,不待他做出反应,那团三分归元气已经不偏不倚的轰中他的胸膛。
“噗”
蓝大力喷着鲜血向后跌飞,将他身后的电脑桌和贞子的怨气火盆撞翻,落地时便已经只剩一口气。
他答应了马小玲要留他一口气,说一口气就是一口气,多一口都不给。
蓝大力此时处于活也活不过来,死又死不过去的状态,那是真正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金鹏和雄霸都一招秒了自己的对手,那边马叮当和马小玲却没那么快。
当徐福想要逃走时,由于他一身实力只能发挥出一半,平日里那连僵尸状态的况国华都跟不上的速度,却变得慢了许多。
“龙神敕令,水神阴姬借法,冰封。”马小玲灵识锁定徐福,抬手一张冰封符打出,正中目标。
冰封符自然封不住徐福,冰层刚刚出现,就被他强行挣开,但他的身形也被凝滞了那么一瞬。
而这已经足够了,就在他停顿那一下时,手持甩棍状伏魔棒的马叮当已经冲到他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