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s0j9好看的都市言情 東晉北府一丘八 愛下-第二千五百二十四章 勸母入京爲表率鑒賞-2buj5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入夜,京口,蒜山乡,刘家村。
都市之川流不息
刘裕的家宅,仍然是和以前一样,一座黄土围成的大院,几间堂屋。而正面对着的一间土房,仍然是萧文寿的居室,老太太已是年过六旬,满头白发,却是精神矍铄,端坐在堂屋的榻上,看着面前跪着的刘裕,面带微笑:“大郎,好啊,你可肯回来看看娘了啊。”
刘裕看着屋内,只有刘道规的妻子,魏咏之的弟弟魏芳芳,身上还穿着孝服,站在一边,三个粗手大脚的仆妇,站在魏芳芳的身后,而自己,居然是这屋里唯一的男子了。
刘裕叹了口气:“孩儿不孝,不能侍奉母亲,而二弟和三弟现在也是为国做事,二弟自从娶妻分家之后,就去了彭城,三弟长年在外征战,全靠弟妹在家照顾母亲,还请受大哥一拜!”
他说着,站起身,对魏芳芳行了个礼,魏芳芳一边还礼,一边抹着眼泪:“家兄的后事,多靠大哥照顾,我家上下,感激不尽。而我既然现在是刘家媳妇,那侍奉婆婆,照顾家里,是份内之事,大哥又何必言谢?!”
刘裕点了点头:“这次我回来,不仅是为了看望娘和弟妹,也是来和你们商量,请你们暂时搬家,去建康居住。”
萧文寿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之色:“大郎,我都说了多少遍了,你爹的坟,还有我们萧家的坟都在京口,这里是我们的故居啊,不管你当了多大的官,这里才是你的根本,以后你解甲归田,也是要回来的,这么多跟你一起从军的兄弟,比如前河村的树根,后坎乡的玉成,他们不都回家来了?按功劳分了地,置了业,娶了媳妇,生了娃,不都挺好的?倒是听说有些人卖了家业,去建康想要发财,结果反而弄了个一事无成,连那点积蓄都花光了。”
“大郎啊,咱们都是老实本分的乡下人,这里是我们的祖居,是我们的家,你要在朝当官,暂时住京里也就罢了,可我这把老骨头了,还要进京做什么,到了那里,又不能养鸡,又不能纺布,你可叫我怎么活啊。”
刘裕微微一笑:“娘,您已经是上了年纪的人了,不需要再靠做这些农活过活啦,都怪孩儿不孝,以前一直没有让你有享福的机会,可现在,孩儿应该让您享享清福了,现在在京城中,按规制,我的官邸很大,有足够的空间给您养鸡,也有地给您种,有纺车给您织布。您想做什么,都可以。”
萧文寿还是有些不情愿,张了张嘴:“那,那你爹的坟,还有我们老萧家的坟,那可怎么办呢?”
刘裕叹了口气:“娘啊,您的祖上是在兰陵,在青州齐地,要说萧家老祖宗,都在那里呢,至于我们刘家的祖先,可是在彭城,在绥舆里,后来去了长安,在关中落户,又辗转到了这里,虽说咱们汉人安土重迁,但也不能世世代代守着故土啊,总有离开的一天,只要把牌位带上,时时祭祀,那我们的亲人,就和我们一直在一起呢。”
萧文寿的嘴角勾了勾:“大郎啊,你给我说实话,以前你也早早地在军中建功,当了将军,在建康城里有了官府,但你从来不提要我搬进京城的事,为什么这一次,非要我搬走呢,有什么原因吗?”
尘缘从来都如水不数离别
未来尘世 鬼屋
百变德鲁伊 蜀山刀客
————
刘裕点了点头:“娘就是娘,孩儿从小到大,什么心思都瞒不过您。也罢,孩儿就跟您说实话吧。就是因为象树根,玉成这样的老兄弟,他们宁可回乡种地,也不愿意进城,也不愿意有所改变,所以,我必须要带起这个头,我必须要第一个进城安家,第一个让我的家人读书习字,只有这样,才能有所改变。”
萧文寿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前几个月,京口城里弄了些庠序,还来了些教书先生,说是能让大家伙儿的子弟去读书习字,但是,几乎没有人去报名上学,大家都说,学了字又有什么用,那些士人现在给我们踩在脚下,不正好说明不用识字也可以有富贵吗?”
斗鱼最强主播 水煮鱿鱼
學園都市的Lv0傳說 紅茶的顏色
刘裕叹了口气:“娘啊,您也是县令之女,应该知道,只有读书才可以让人明理,只有有了文化,人的眼界,见识才能更强,当年若不是您的坚持,只怕我也回不了家,就是因为你深明大义,比寻常村妇有见识。是的,京口百姓是淳朴过人,是勇武善战,但是打天下易,治天下难,最后要想治理万民,可不能象孩儿以前那样只靠拳头和吼叫,还是要靠知识和文化才行。”
“以前咱们京口人没有地位,受人欺负,甚至没有上学识字的机会,但现在孩儿掌了权,就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立功将士的子弟,一定要去上学,一定要去识文断字,这跟习武强身,从军报国没有冲突,一个军人,只有有了文化,才能智勇双全,才能不止是冲锋陷阵,也能指挥千军万马,决胜千里。”
鬼医神针 刀客
萧文寿听得心潮澎湃,激动地赞了一声:“说得好啊,大郎。只是,你要我搬出这里,去京城居住,跟让乡亲们去学文化,有什么关系呢?”
刘裕微微一笑:“因为,我要让大家去学识字,那就只有以身作则,让自己的儿女先去上学,现在兴弟是我唯一的女儿,而她也已经和逵之成了婚,我在想,只有让您先搬进建康城居住,才能把这祖宅空出来,让兴弟夫妇回来住上一段,只有让兴弟带头去学文,人家一看,我刘裕的女儿都带头上学了,他们也不好意思再拦着家中的孩子上学了吧。”
魏芳芳笑了起来:“大哥考虑的可真是深哪,我还以为你只是想让娘去城里享福呢。”
萧文寿的眉头微微一皱,转头对着魏芳芳说道:“芳芳,你们先出去一下,我有话要跟大郎说。”
当室内只剩下了母子二人时,萧文寿轻轻地叹了口气,看着刘裕的眼睛:“大郎啊,你给我个明话,你和爱亲现在这样,还要持续多久?这辈子,我还有没有机会再见我的媳妇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