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jwi1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三十七章 美夢成真-mz1xn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公子的意思是?”
第二梦面露疑惑之色,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
任以诚双手环抱,理所当然道:“既然一切都是因你脸上的红斑而起,那将这红斑解决掉不就没问题了。”
第二梦闻言,嘴角泛起一抹苦涩的笑容。
“事情哪有这么简单,公子有所不知,小妹除了家传刀法之外,幼年时还曾拜在剑宗剑皇门下修习剑法。”
任以诚失笑道:“好家伙!这么算来,无名还得将称呼一声师叔啊!”
第二梦怔了怔,却没有接话,犹自继续说道:“师尊所传剑法属阴柔一路,而我家传刀法则刚猛无比。
伴随我功力渐深,这两股内劲相互排斥,最终作用在脸上,形成了这道红斑,根本无法可医。”
任以诚挑眉笑道:“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
别的不好说,你这看来明显是阴阳失调的症状,我却最是擅长不过了。
姑娘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先替你把脉,待我详细检查过后再做安排。”
第二梦见他言之凿凿,自信满满的样子,心中不禁升起一阵希望,只稍作犹豫,便将手臂递了出去。
江湖儿女不拘小节。
任以诚搭住少女雪白的皓腕,并催动自身真气送入了对方体内。
一探之下,发现确如对方所言,有一寒一热两股内劲盘踞在其周身百脉之中。
“姑娘不愧是名门之后,身兼两家绝学,年纪轻轻便可并驾阴阳,一身根基之深厚,比起外边那两个也不差多少了。”
任以诚将真气收回,由衷赞叹了起来。
第二梦年不过二十,内力修为却极之强横,比起武功被废之前的聂风和步惊云,还要略胜一筹,可谓天纵奇才。
“公子过奖了,比起公子力撼绝无神的盖世武功,小妹这点微末之技实在不值一提……但不知公子是否已有对策?”
第二梦言语间很是谦逊,但看向任以诚的目光中却隐隐透出希翼之色。
北齊皇室的變態生活 馬賽
果然,这世上没有哪个女人,是当真不在意自己容貌的!
任以诚胸有成竹道:“说来也非难事,我可以先运功助你消除面上的红斑。
然后,我再传你一套内功心法,只要你能长久的修炼下去,便可永绝后患。”
“这如何使得!自家事自家知,能解决我真气问题的必是罕世绝学,无功不受禄,公子的好意小妹只有心领了。”
第二梦连连摇头,虽然心中无比希望可以堂堂正正的面对聂风,但却还是不想为此而违背她做人的原则,无端受人恩惠。
“谁说你没用功,你非但有,而且还功不可没,多亏你,我才能想到破解不灭金身的办法。”
任以诚此言并非信口开河,适才在第二梦的体内转了一圈,在见识过对方那奇特的内功路数之后,忽地灵光一闪,终于恍然顿悟。
“当真?”第二梦不禁讶然。
任以诚正色道:“事关重大,我岂会虚言,况且,你和聂风迟早都是一家人,算起来大家都是自己人,姑娘又何必见外。”
第二梦被说得脸色通红,不由赧然低下了头。
任以诚轻咳一声,缓声道:“言归正传,我要教你的心法,乃是以佛法中的‘不在此岸,不在彼岸,不在中间’为核心要义,将截然不同的两种极端统御在一起,正好对应你体内的刚柔内劲。
所谓阴阳相生,物极必反,待你修炼有成后,便可通过两股内劲的快速转换,从而达到自身功力生生不息的效果,更可将对手攻来的气劲化为己用,再不虞会有功力耗尽的危险。”
“世上竟用如此神奇的武功吗!”第二梦只觉自己身在梦中,一脸难以置信。
“记好了,一点真阳生坎位,离宫补缺,水中生火……”
任以诚教给第二梦的正是《不死印法》,慷他人之慨,比较不那么心疼。
第二梦天资聪慧,很快便将口诀记下。
两人来至厅中。
任以诚吩咐第二梦盘膝坐好,来到她身后,一掌虚按背后灵台穴,以自身真气助其运转《不死印法》,调和那两股相互冲突的气劲。
逆血天途
刀劲至刚,剑劲至柔。
两者在第二梦的经脉中飞速转换,阴阳交缠之间,倒是和‘混沌渺无极,双分日月明’有几分异曲同工之妙。
一时三刻的工夫。
第二梦脸上的红斑肉眼可见的逐渐消退,露出了一张清丽无双,秀美绝伦的倾城面容。
如同一颗久被尘牢关锁的明珠,一朝浮尘尽拭,顿时大放异彩。
特效之王
浪蕩記
倏尔睁开双眼。
第二梦眸中精光暴绽,显然是功力有所精进。
此刻她体内的两股极端真气再非相互牵制,相克变为相生,阴阳化转,这本就是理所应当的结果。
“大哥再造之恩,小妹感激不尽。”第二梦欣然站起身来,随即弯腰便拜。
“既然叫了大哥,那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任以诚抬手将她制止,心中则暗笑不已。
嘿嘿!就冲着你是无名的师叔,这个大哥我是当定了。
“此事还请大哥暂时替我保密,先不要告诉风。”
第二梦神情雀跃,先前眉宇间那因面容而自卑所积聚的忧郁,已然一扫而光。
任以诚自无不允,只是好心提醒道:“记得要干脆一点,最好就像你的刀法一样,直击要害,以免横生枝节。
不然,到时候要是突然蹦出个什么绮梦、春梦、空虚梦、独孤梦来,你哭都没地方哭去。”
两人运功时所逸散出的气息,着实不算小,但聂风和步惊云均在顿悟中,是以对此全然没有本分察觉。
血僵魔君 穆佑帝京
第二梦皱了皱眉,思索道:“大哥此言似意有所指?”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我只是由衷希望你们两个可以有情人终成眷属而已。”任以诚用力的摇了摇头,一副你想多了的模样。
翌日。
晨光初上。
断情居中,蓦然两股气势磅礴的刀剑之气,携无匹锋芒冲天而起,顿令天地为之变色。
聂风和步惊云霍然惊醒了过来,齐齐循着气机望去,神情震撼不已。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看来任兄先我们一步,已经创出了新的武学。”聂风不由轻叹一声,倍感钦佩。
屋中的动静来得快,去的也快。
不等两人前去探询,空中突然传来“扑棱棱”的振翅声响,接着就见一只信鸽落在了石桌上。
鸽子的脚上绑着一根竹筒。
指尖 暮成雪
聂风见状,拿起信鸽从竹筒中取出了一封信,旋即便喜出望外。
“是梦!她终于又联系我了,太好了,云师兄,麻烦你跟任兄和第二姑娘说一声,我有事要出去一趟……”
临近午时。
任以诚才从房中走出。
从步惊云口中得知此事后,不禁哑然失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