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8n超棒的都市小說 醉風月 顓煜-第116章:李依蓮分享-fhaop

醉風月
小說推薦醉風月
他苦思冥想翻遍记忆角落,也找不出一丝与这女孩相识的相关的信息,此刻他决定在这个网友面前缴械投降:“算了,你还是直接告诉我吧!”
“是在列车上啊!你忘了?你还靠着我睡了一觉”。边说她边笑盈盈的看着孙轶民,此刻她似乎很期待他的反应。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此刻孙轶民想起约两个月前在从老家宁波到深圳的列车上偶遇的白衣女子。但问题是,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将之与眼前的她联系在一起。
见他仍表情疑惑,依依又补充道:“当时你的座位在我旁边,你靠着我肩膀睡着了,醒来连声道歉,我原谅了你,下车还让你帮我拿行李……”
她的详细描述让孙轶民消除了疑虑。看来眼前的她确实是列车上邂逅的女子无疑。他想,今天之所以认不出她,除了脸盲的因素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当时他压根就没见过她的正脸(因为坐在侧面),而且她当时的发型也与今天大相径庭。 此刻,他有种幻如隔世的感觉,因为一时之间他无法将记忆中的三个人——列车女孩,游戏女大神依依,以及眼前的白领丽人联系在一起。
他仔细盯着眼前的女孩竭力辨认,似乎才找出一丝丝与当初列车邂逅的女孩的神似之处。
“你就是襄王没错吧?”依依一句话,惊醒了沉思中的孙轶民。
孙轶民忙笑着点头确认:“嗯嗯,你是游戏里的依依墟里烟?”
“对,”依依莞尔一笑,“我叫李依莲,你呢?”说着伸出了右手。
“孙轶民,请多关照”。孙轶民腼腆的与对方握了握手,然后很快松开了。
“咱们真是太有缘了!”依依神色带着一丝兴奋,“原来我们今天的相遇不是初见,而是久别重逢。”
“对对,”孙轶民也难掩喜悦,“看来是上天注定不让我们走散,呵呵。”
“嗯嗯,”依依娇媚的面孔满带着兴奋与愉悦,而后在孙轶民对面的沙发坐下。
他心中此刻感慨万千,本以为那天在列车上邂逅的那个女孩在车站不告而别之后,这辈子不会有机会再见面,却不想,居然在游戏再次遇见。
他也以为今日约见的在游戏世界相识的女孩是初次相见,却不想他们曾在现实邂逅,而后又在网络相逢,并最终在这座城市重聚。
这样的奇遇,对他而言实在是充满了离奇,令人感觉不可思议。
锦绣清宫:四爷,脑洞大
此时依依递上了自己的名片。上书姓名,公司,职位。正如当初她在游戏里聊天所提到了,她是一家国内顶级的设计公司(J/N)的技术总监。
孙轶民看完感慨:“看来墨澜说的没错,你果然算的上是白富美……”
依依莞尔一笑,神色写满自信,却谦逊道:“哎呀,只能算得上白领啦,哪有你说的那么好?”转而又道:“要是说起来,你才是真正的高富帅,呵呵,这一点我还挺意外的……”
韓娛之天後來襲
昂梯菲尔奇遇记之飞焰 倪匡
“高算得上吧!”孙轶民自嘲道,“帅有点勉强,富的话,跟我不沾边……”
“那么谦虚,对了,你是做什么行业的呢?”依依问。
孙轶民也回赠了名片。
依依低头一边浏览一边惊叹:“哇!原来是计算机工程师,高级程序员,好厉害啊,崇拜!”
“唉,苦逼的打工仔罢了,哪能跟你们这种白领精英比。”孙轶民谦让道。
“何必谦虚,一看就是一表人才,表里如一啊……”
“言重啦!”孙道,“你老公风魔羽,那才叫真正的高富帅,精英人士……”
“切!就他,斯文败类,不提也罢!”依依似乎不喜欢探讨这一话题。
此时孙轶民回忆起了当时车站的情景,又好奇问依依:“你当时怎么会坐那一趟列车经过宁波呢?”
“我经常去上海出差,每次回来都是坐那趟车。”依依解释道。
“那怎么会在深圳下车,而不是广州?”孙问。
“那天我到深圳见几个朋友。”
孙轶民点了点头,又想起一件事:“那天你怎么不打个招呼就走了呢?本来我还想问你要个联系方式的。”
“离开之前我叫你了,你好像在低头找什么东西,人群嘈杂你可能没听到。我本想多留一会儿等你的,后来被人群往外推了。”
夜月魂 东北信风
依依的回答令孙轶民欣慰。看来当初她与他对于意外走散同样是带着一些遗憾的。
二人在酒店大堂简要的寒暄了一番,依依提议带他去了一间她常常光顾的西餐厅。
在路边等出租车的时候,孙轶民无意中瞥见她的侧脸,这熟悉的侧脸让他想起,之前那似曾相识的感觉来源于列车上的“半面之缘”。自此才完全确定,她确实就是当时他在列车上靠着“睡”过的女子。
二人进行了一顿愉快的晚餐,期间交谈甚欢。
用餐完毕,二人在该谁请客的问题上僵持不下。孙轶民坚持自己在深圳定居,而依依是远道而来,所以必须他请。
但依依却反驳道:“深圳算我第二故乡了,我在这边有房子,也算这边的主人了。所以我应该是我尽地主之谊。”
依依的回答让他惊讶,在深圳拥有房子进一步证明她是白富美无疑。
此时孙轶民无奈于在深圳寄人篱下,在这一点上我似乎说不过她。
但他还是一再坚持,毕竟“初次”见面,哪有让女孩买单的道理。
然而她在去洗手间的途中把单买了,孙轶民无可奈何。只好承诺下次回请。
“行,下次你请,我可记下了!”依依热情回应道。
“好,好……”孙轶民满口答应。
“下次过来我还来找你玩,有没有不方便?你女朋友会不会介意?”这一句在孙轶民听来,似乎像是某种旁敲侧击的试探。
“方便,我女朋友她……”孙轶民笑了笑,“还在寻找我的路上。”
“怎么,你和那个神女无心没有进展?”依依好奇问。
“唉,暂时没有。只能算个游戏玩伴吧!”孙轶民如实交代。
“哟,这女神还真是女神,眼光挺高啊,这么好的帅哥居然还看不上?”依依语调略带调侃。
孙轶民讪笑一声:“说笑了,这个……不可强求,顺其自然。”
用餐结束,依依看了下时间还早,便提议:“要不要上我酒店房间坐坐。我这次过来带了点茶叶,本来是想给你做见面礼,刚才下楼太匆忙给忘了。”
孙轶民犹豫了一下,总觉得初次见面就去人家房间不太好,便婉拒道:“太客气了,你看我这也没有给你准备什么礼物。怎么好意思收你的。”
廢妻為後 風四娘
“那好吧,那我们再逛一下,然后我就回去了。”依依提议。
孙轶民答应下了,一路上好奇的问了一句:“对了,你有房子怎么还住酒店?”
“公费,酒店又不用我掏钱。”依依笑,“这次过来有点忙,所以,下次有空我邀请你到我自己家里喝茶。”
“好的。很期待拜访豪宅。”孙笑。
耀逆星河
散步一会儿,他们在路边叫了一辆出租车,孙送她上车,然后他自己坐地铁回家了。
一路上心中久久无法平静。经由网游结识了这样一位上层社会的异性朋友,着实令他欣喜。
然而,这样的白富美已经名花有主,这一点也令他心中略有一丝落寞。这倒并不是他一见钟情看上了依依,只是心中的虚荣作怪,让他奢望她是单身并且能喜欢上自己。
带着复杂的心情回到家中。晚上继续找神女约会任务。然后带小蕙完成师徒任务。然后继续投入新的辅助程序开发过程中。
经过一晚的忙碌,程序已经初具雏形。拿柳荣华的号去长安街头找禺彊切磋做了一番测试,效果并不理想。于是便继续切磋便修改程序,力求不断精进程序的智能战斗能力。
忙到12点,不得不入睡。明天还要早起到公司,然后和老赵一起乘车出发去东莞参加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