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jnwv好看的都市言情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第二百八十章:守口如瓶熱推-c7ckp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姓名。”
大宋王朝之干坤逆 谣言惑众
“邵一峰。”
“性别。”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粉基地】即可领取!
“…女?”
一把匕首被猛地插在了写字桌上,木屑劲射到了桌面边缘弹到了邵一峰的手侧,他下意识一抖往后一缩就对着那朝向自己的刺目台灯老老实实回答:“男,肯定是男,我家上下就我一个传宗接代了。”
林年坐在了写字桌的对面,整个屋子没点灯,就一盏台灯作为灯源,听说这样能给被审讯的人带来压迫力,他也不清楚是真是假,但听说执行部的前辈们都是这么玩的,他也这么照做总不是错的。
重生之星際萌女 白青藍
不少执行部的老油条们其实在审讯上出奇的懒,十个执行部专员九个暴力分子,对于抓捕犯人和与危险混血种真刀真枪的对殴是他们的忠实爱好,但对于审讯抓到的犯人他们又一下子兴致缺缺起来了,毕竟让人说话根本比不上让人惨叫能带来愉悦感。
大部分前辈们的审讯技巧都很偷懒,先在桌上放一支笔和一张纸,再给犯人一巴掌,在对方回过神来准备破口大骂的时候又给他的大腿上来一枪,然后在他剧痛惨叫的时候绕到他的背后拖根椅子过来坐下,拿枪抵住他的后脑勺说一句话:“写吧。”
事实证明往往犯人都会在这种审讯模式下交代很多意想不到的东西,也都能忽然给执行部提供更多案件的线索…
可现在林年不能用这种简单粗暴的审讯方式,虽然他身上带了枪,但毕竟面前的邵一峰还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犯人,顶多算嫌疑人,起码在法庭上木锤子落定之前庭下戴着银手镯的都被叫作“犯罪嫌疑人”而不是“犯人”…再者来说面前油头梳得整整齐齐的小胖子大抵也就能判一个“始乱终弃罪”和“色胆包天罪”,还犯不上得被枪顶脑袋恐吓。
对于这种人,林年有更聪明的做法。
“黑太子集团老板的独子?”
“除非我老爹有私生子…是!”
在邵一峰的视线中,面前年龄跟自己差不多甚至还小一些的男孩在问话的同时,拔起了匕首‘哆’一下干脆利落地插在了自己放在桌上的手指指缝中间,刀刃就差了那么一毫米割在他的指间尽头的肉蹼上,脚趾抓地都止不住地涌上脑门的寒意成功打断了他的废话。
黎大師
在台灯的照耀下不难看见插在邵一峰手指间的匕首工艺的精美,通体带着慑人的美感,还开着他自以为应该是‘血槽’的凹痕。其实他再更多了解冷兵器就会知道,刀上的血槽其实作用并不是放血,凹槽的专业术语应该叫做‘樋’,是在不缩短刀身或者缩短刀宽的前提下,尽可能地减小刀的重量而设计的。刀子捅进人体之后,肌肉会自动收缩填住这些凹槽,起到放血的作用并不大,倒是可以有效地平衡内外气压方便拔刀出来再捅第二刀。
能掏出这玩意儿的家伙…邵公子吞了口口水,知道今晚摊上事儿了。
像他这样的人,在这种局面下可从来都没有斗智斗勇这个选项,他脑袋很清楚,接下来的情况不过是对方提数字,他老爹打数字罢了,他家阔,所以只要数字到位,他人应该是没事儿的。近几年绑人的都挺有规矩的,但凡数字到得痛快他们都不会狠心撕票…再说了,这可是在品酒会别墅的三楼啊,没见过这么嚣张的绑架勒索犯!
“你的父亲,黑太子集团的老板一般这个时候人在哪里?”说话的同时匕首被拔出插在了临靠着的指缝中,同样入木三分(物理)。
“我鬼知道他在哪儿啊,他现在不在国内啊…能不能别这么玩,插到手可不得了啊。”邵公子胆战心惊地看着男孩拔出刀子又稳、准、狠地插在了下一个指缝里,匕首刀尖捅开写字桌桌面的闷响让他心脏狂跳不止。
“不在国内么?你确定?”拔刀,再插入下一个指缝,林年问。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我拿这个开玩笑干嘛啊,你们要绑架我也得等他回来啊,跨国转账不好操作啊。”邵公子被这戳手指的游戏吓得有些脸色发白,语速随着匕首在他指缝间插下的速度一起增长,越说越快。
“有听过‘犹太人’吗?”
“啥?”
生化危机之超级特工
他来了,请闭眼
“‘犹太人’,听说过没有?”
“犹…犹太人,喜欢做生意,胸前喜欢挂金子的那种犹太人?”邵公子看着指尖速度越来越快的匕首开始口不择言了,种族歧视的话都开始胡乱说出口了。
“听过没有。”林年问着,手下也不慢,快刀戳指缝的小游戏玩得越发流利了。
“你…你别下刀下歪了啊。”邵公子看着对方在自己手上玩着的花活儿冷汗都出一背了。
“我多让我问一次我速度就提一倍,如果戳断了你的手指那就换一只手继续玩,手玩儿没了就玩脚。”
“我…我有脚气。”
快刀戳指缝的速度忽然快了三倍。
“我说!我靠!我没听过什么‘犹太人’!你到底想要什么啊?钱吗?兄弟,别玩儿我啊!”邵公子人都要被吓飞了,放在桌上的手就算没人按住也不敢乱动一下,生怕被匕首戳穿跟桌子钉在一起。
“你三天后要去参加一场慈善晚宴。”
“你怎么知道?”
“黑太子集团是那场慈善晚宴的主办方之一吗?”
“不是,我们搞矿产、房地产的资本家做你妈慈善啊…对不起我不说脏话。”在匕首贴着手指边儿落下去,蹭掉一块浅薄油皮的瞬间,邵公子苦着脸用另一只手给自己掌嘴了。
“你对慈善晚宴了解多少?”
“我搞娱乐业的,我只知道慈善晚宴是捐钱的啊。”邵公子白着脸回答。
“我是说对于三天后的那场晚宴,你了解多少?”
江山惑:梅花禦衛 liliukexin
“我才回来,就收到了一张邀请函,真的屁了解没有啊,我真不知道大哥。”
流年的爱恋
“地点在哪儿?”
“雾尼歌剧院!城南郊的那个歌剧院,本地人都知道!国家戏剧团公演过的那儿!”邵公子几乎尖叫着喊了出来。
桌上来回穿插的匕首已经快若飞花了,如果摁在桌上的不是自己的手,那么换作平时的邵公子会大喝一声好活儿当赏,甩下一沓钞票让耍花活儿的速度更快一些。但现在放在桌上的手是自己的,他只想甩一沓钞票求求对方慢一点,这速度在台灯下都快出残影了,匕首来回挪动带起的风都吹得他的发丝儿飘了起来。
匕首忽然离开了邵公子的手掌,在林年的手中翻花似旋转,缠在手腕间蛇一样翻转,最后被一把抓住刀柄丢在了邵公子手掌前面,一半的刀身没入了进去。
“居然在歌剧院?你以前去过这个慈善晚宴没有?”林年坐躺在了椅子上,将台灯的光线从邵公子的脸上落到了桌面上。
“没…没有,我才从国外回来半个月啊,帖子都是上个星期寄到我家的。”终于缓过神来的邵公子满头大汗喘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右手颤颤巍巍地从桌上被插出了一个手模的轮廓里抬了起来,整个人都在发抖左手还下意识摸了一遍右手,想看看有没有缺掉哪根手指。
“邀请函呢?”
“我让我秘书给我收好了。”邵公子吞了口口水。
“那你准备去吗?”林年问。
“一开始是准备的…但现在不想去了。”邵公子说了实话…现在的他特别实诚,就算林年问他什么内裤的颜色他都不用说,而是站起来脱裤子趴床上给人自己看。
…是个特别识时务的纨绔二代。
“你之前说过了,你的兴趣是吃喝玩乐和娱乐界,为什么会想去慈善晚会?钱多了没地方烧吗?”林年敏锐地抓住了邵公子话里的漏洞,眼神陡然沉了下来。
“我…”邵公子也没想到对方会注意到这点,正想说什么但又忽然哑住了,眼中露出了一丝警醒。
…他一开始是想如实说自己师姐要去他才想去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就这种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刻,他反倒是不想在这种狠角色面前提起自己师姐了。
少爺劍 午夜的猛虎
林年见邵一峰的脸上突然出现的犹豫,没说什么,只是从袖子里抖出了另一把匕首轻轻放在了桌上。
“如果有必要,我可以两把匕首一起玩。”
“我…我想去慈善舞会上泡美女不行吗?”邵一峰咬了咬牙说了个谎,“很丢人是吧?我知道,但我就是这种没心肝不想做慈善,只想泡美女的烂货。”
“……”林年侧了侧头,没有讽刺一句类似‘看得出来’的话,只是颇有深意地盯了这个衣衫华丽的小胖子一眼又忽然问,“听说你在找卡塞尔学院?”
邵一峰一滞,下意识抬头,视线跟林年对在一起的时候,他还没有回答的答案就已经显而易见了。
“理由。”林年说。
“听别人说的。”邵一峰嘴巴一抽,卡塞尔学院是他听“师姐”说的,他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会忽然提到这个,但却做好决心打死不把师姐供出来了。
虽然这种情况下把师姐提出来了对方也不一定能对师姐做什么,但他内心还是隐隐觉得这些找上自己的人不对劲,有种预感告诉他接下来绝对不能乱说话,能不让扯上师姐就尽量死不松口。
“别人?哪个别人?我要一个名字。”林年轻声说。
黑太子集团被列入他们的嫌疑目标不仅仅是因为他体量巨大的缘故,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芬格尔在邵一峰的电脑上查到了有关‘卡塞尔学院’的搜索记录,很有可能邵一峰接触过某个知情、起码知道卡塞尔学院存在的混血种,那个混血种的身份在这个任务的情景中就忽然变得耐人寻味了起来。
“名字我记不得了,就忽然听见别人说过的。”邵一峰这次抽动就不只是嘴角了,整个脸绷得跟牛皮纸一样紧。
林年忽然换了个坐姿,这次邵一峰忽然就看到了对方西装衣摆下别着的黑色枪械了,心脏也狠狠地抽了一下,他知道这是对方故意让他看见的,同时也明白今晚事情真的大条了…但他心里那股韧劲儿却让他死倔着硬是没把自己的“师姐”提出来,大概是认为自己这样特别的男人…不过说来好笑,他也的确愿意为这么男人的行为付出代价。
接下来,想象中的殴打和枪顶脑袋他霸气回骂的剧情没有出现,林年只是坐在椅子上安静思考了一会儿,许久后开口淡淡地说:“你在藏一个人,不想把祂供出来。”
邵一峰一言不发,打定主意要当他心里的那个硬汉了,于是林年继续说:“根据搜索引擎的记录来看,你喜欢红发的女孩子,你又在英国留学了很久…所以我可不可以理解为这个癖好是你在英国留下的?”
邵一峰面无表情,但内心莫名开始有点骚动了,眼神开始躲避对方锐利如刀子的视线、
“心理研究表明,得不到的,越重要的越是会养成渴求的心理,像你这样伸手可以得到很多的人却莫名其妙地开始闭紧口风了起来…我能不能认为你不想供出的那个人对你很重要?”林年轻轻敲着额头用自己姐姐的思路开始推论起了事情,“你不喜欢慈善,但却失言说你准备去参加,再结合你之后试图用谎言掩盖那个人的行为…”
邵一峰终于绷不住了,坐在椅子上开始躁动了起来。
林年忽然像是想通了什么似得,抬头看向他冷冷地说:“那个人三天后也会参加那场慈善晚宴,你要去的目的正是因为祂,也就是祂让你了解到‘卡塞尔学院’这个地方的。”
邵一峰不寒而栗地打了个哆嗦,见鬼似的看着面前的男孩,忽然猛地暴跳了起来准备掀桌子…没掀得动,于是把桌上的匕首和台灯一扫而空,开始向大门跑去。
桌前的林年一动不动看着他表演,直到他边跑还边从包里摸出电话找联系人,可还没跑到门口时就忽然被一股巨力压倒在了地上,拿着手机的手腕也被用力踩住了。
房间的大门从外面打开了,楚子航和万博倩冲了进来,一下子就看见林年踩在地上小胖子的身上。
“出什么问题了么?”万博倩扫视了一眼房间里的情况警惕地问。
“没什么,地点问出来了,除此之外我还得到了一些有趣的情报。”林年弯腰从踩住对方手腕的那只手中抠出了那部iPhone手机,屏幕上正亮着联系人的界面。
“他想给什么人打电话?”万博倩问。
“不…他是想删除联系人和电话记录,大概猜到我们会从他手机上电话簿下手了。”林年淡淡地说,“意外得很聪明,没有去删除特定的一个,而是准备全部一起删,不然我会在他点开那个联系人页面的时候再制服他。”
傾城雙絕 七莫清凡
“但疑似是个知道点内情的混血种,他很在乎对方,对方也会在三天后出席。”林年低头看着满头大汗的邵一峰说,“他可能三天后要陪我们走一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