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997好看的都市言情 直播十萬大山的悠閒生活-164-我還想再遊一會-6w5qa

直播十萬大山的悠閒生活
小說推薦直播十萬大山的悠閒生活
如今看她这个架势,难道她还会做饭吗?
“秦姐姐,你会做饭吗?”赵语试探着问道。
“开什么玩笑?我可是在蓝带上过学的!像是烤红薯这些甜点类的,必须会啊。”
只不过,她是懒得动手而已。
秦诗有些傲娇的说着,她不动不代表不会啊?
她可是秦诗的大小姐,那从小可是什么都会的。
“秦姐姐,你好厉害啊!真的是深藏不露啊!”赵语立刻崇拜的看着秦诗。
秦诗一直表现得像是姬圈大佬一样得矜贵高冷得气质,生人勿进得,可是如今一撸袖子,完全就是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啊。
这气质,还是这么得攻气十足!!
赵语立刻脑补了许多得画面,对于能够吃到秦诗亲手烤得红薯,很是期待。
“那你就用烤箱,我们来用火烤,需要帮忙就喊我们。”
林书湘也捡了许多得小一些得红薯回来,拿去水坑那边清洗去了。
而秦诗听着林书湘这样得话,直觉这个林书湘像是在向她下挑战书啊?
她瞥了一眼林书湘,冷哼一声,立刻摩拳擦掌,准备好好得露一手了!
“哈哈,果然不愧是富婆啊!这从小受到得教育都是不一样得吧?会这些也是非常正常得。”
“我看见了浓浓得火–药味!!我好想看看杜爷等会回来得表情。”
逍遥大唐 零
“可能,我们看不见了!因为现在已经六点…….”
啪。
直播间的画面直接切断,在屏幕那边的网友门,只看见了直播间一串直播已关闭的字样。
他们这才后知后觉的看了一眼时间,现在刚好就已经是七点了。
杜风直播间一直以来的规矩就是,早七点和群灸疮面,准时开始和关闭的。
该死,他们看不见烤红薯的场面了,也看不见杜爷回来时候的表情了……
可惜啊!
赵语看见林书湘在那边清洗着小红薯,她就在捡了许多的柴火过来,将那灶台上面的大锅给掀开了。
等会就在这个灶台里面生火,将红薯丢进去就行了。
秦诗已经拿着刀,将这些红薯都切的非常的薄,还劲舞了杜风屋子里面拿出来了一瓶蜂蜜。
“秦姐姐,你是打算用蜂蜜烤着红薯吗?”
秦诗挑眉,一脸赵语是在明知故问啊。
难道她没有看见自己正在将蜂蜜刷了了这个红薯上面吗?
这么明显的事情,还用问吗?
赵语一脸期待。
这边林书湘拿回来了红薯,赵语就开始生火。
林书湘在一旁协助,很快就将这个火给升起来了。
“你挺会生火的嘛!”林书湘夸赞道。
她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接触这个土灶台的时候,生了半天,也没有将这个火给点燃,最后还是杜风教了她一下。
难道这个赵语也是杜风指导的嘛?
“我老家就是农村的,小时候我经常帮妈妈生火做饭的。”
赵语看着灶台里面蹿出来的火苗,嘴角勾起了笑意,貌似在回忆着什么。
不过,看着赵语的这个神情,应该是美好又思念的样子。
所以,林书湘也没在多问。
等那些柴火都烧的差不多了,赵语就拿着火钳,将这些火苗给全部的都打灭,只留些了一些炭火。
“这个就是控制一下火候,如果一直有火苗在烧的话,红薯外面焦了,里面也不会熟的。”
赵语看着林书湘疑惑的目光,为她解释道。
这个样子的赵语,有那么一丝杜风的样子。
林书湘看着样子的赵语,笑了起来。
此时的秦诗已经将她那些红薯全部都放进去了烤箱里,因为外面杜风没有接线头,只有里面有插座,所以她就烤箱放进去了屋内。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秦诗走出来,欣赏着十万大山的落日夕阳。
现在马上步入了夏季,天长了,夜晚来临的毕竟晚,所以如今七点了,还是能够看见拿不远处山脉另一侧金光万丈的样子。
彩霞满天,随着山风不断地变化着形状。
此时赵语和林书湘烤着地红薯,也是不用管,只需要这样埋在那些炭火里面等待着就行了。
看着这么美丽地落日彩霞,她们都来到了断崖这边,想要进一步欣赏着。
“真美啊!”
“十万大山,真是一个好地方。”
赵语和林书湘齐齐感叹着,只有秦诗不发一语地看着不远处,目光闪着不知名地光。
“我在十万大山这边,灵感简直要爆棚了!”
这样说着,赵语立刻往自己竹屋里面跑去。
“林姐姐,麻烦你看着那个红薯了。”
“好。”
林书湘看着赵语慌张地搬着画架出来的样子,笑了笑。
这个赵语,还真的是可爱又有才华啊!
她的人生,有了笔下的这些色彩,一定也是非常的斑斓旭丽的!
“飞上天空,是什么感觉?”
秦诗终于开口,只不过没有看林书湘,但是林书湘知道,秦诗是在询问她。
因为,这里只有她是极限运动爱好者,她是那么的向往天空!
“自由和心跳。”
林书湘想了许久,总结了这么两个词。
醉紅顏:腹黑掌門掠嬌妻 小傾
只不过,依旧是不能代表自己飞上天空的那感觉。
那种感觉,只有真的飞上去天空的人,才能深刻的体会到。
不良少夫 圓不破
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心情啊!
她找不到贴切的词语…….
“自由……..”秦诗喃喃着这两个字。
“你不害怕死亡嘛?”秦诗又问道。
如果死了,那可是一无所有了。
“怕啊!”林书湘张开了双臂,闭上眼睛,想像自己此刻又撑着飞行翼,如同鸟儿一样,在天机翱翔着。
“可是,我更害怕枯燥,害怕日复一日,害怕没有风,没有阳光……..”
林书湘每说一句话,秦诗都在后面一字一句的重复着,慢慢的咀嚼着林书湘的话。
她像是,从来没有听过这些字一样,这些字眼反复的在她的脑海里面盘旋着,师傅在告诉她什么事情……
可是,她一时间抓不住。
赵语在她们身后不远处,快速的捕捉着这落日夕阳,红霞漫天,不过,她也没有忘记将林书湘和秦诗的背影填进去这美丽的画面中。
此时,天地静谧,如同赵语笔下的画一般…….
“你们站在那里是准备跳崖嘛?”
杜风抗着两截木桩子,回来了。
他远远的就看见林书湘和秦诗站在断崖那边缘,一个个闭着眼睛,张开了手臂,像是随时都能飞起来一般。
不忘那釋懷的愛
这样子太危险了。
“杜爷,你终于回来了!”
赵语回头看了一眼杜风,开心的喊道。
林书湘和秦诗也各自去看着自己的烤红薯。
龍臨異世之獨霸天地 帥鍋我
“什么味道,挺香的啊?你们做饭了?我是不是可以吃现成的?”
杜风就肩膀上面抗着的树木放下,去洗手去了。
“哈哈,我去做饭了。”
赵语的画也画的差不多了,所以她就收拾了一下,去准备饭菜了。
美食大明星
此时已经七点多了,夕阳最后的光辉也即将没落了,黑夜马上就要来临了。
杜风抖了身上的灰,又洗了脸和手,依旧没有缓解这身上的热意。
这天气,越来越热了!
他看了一眼断崖下面的那个水潭,如果不是这三个女人在这边的话,他真想现在跳下去洗一洗。
赵语先是将米给煮进去了电饭煲里面,就去择菜去了。
“杜风,你这里的红薯怎么长这么大个?”
林书湘好奇的看着杜风。
“噢,你们挖了红薯再烤嘛?”杜风现在才闻到了这是烤红薯的味道了。
“是啊,杜爷,你那个红薯真的跟冬瓜一样,巨大!”
“这么大?”
其实杜风也没挖过那个红薯,他并不知道红薯长了多大了。
不过看着那地上的皮,估计也是不小的红薯了。
看来,他这个灵水是真的非常的滋养啊,就是不知道这个烤红薯的味道是不是也比正常的好吃呢?
杜风有些期待。
“你这扛了这么多的木头干什么?你看你这身上…….”
林书湘拿了毛巾,又递给了杜风。因为杜风的背后也许多的树叶灰尘。他刚才只清理了前面,够不着后背。
“我来给你帮忙。”
林书湘犹豫了一下,拿着毛巾走去了杜风的背后。
不知道是杜风的嗅觉忽然变得灵敏了还是怎么回事,在林书湘靠近过来得时候,他突然闻到了自己身上得臭汗得问道。
额,是流了许多得汗啊…….杜风下意识得后退了一步。
“怎么了?”林书湘不解,不过就是帮忙清理一下灰尘,也没有其他得意思。
或许,杜风是害怕秦诗或者赵语看见误会什么嘛?
林书湘这样想着,拿着毛巾得手就缩了回去。
“我还是去洗洗吧!刚才在林中钻了一圈,出了不少得汗,太臭了!”
杜风有些不好意思得说着,一把抢过林书湘手中得毛巾。
“我去那下面得水潭洗,你们不要看。”
杜风一边走还不忘嘱咐了一句。
“哈哈…….”赵语不厚道得笑了起来。
“切!”秦诗不屑得冷哼。
只有林书湘看着杜风近乎落荒而逃得背影,若有所思。
“那个,杜爷是不是没有拿换洗得衣服?”
过了许久,赵语突然冒泡。
这么一说,好像是得。
杜风刚才走得急,他身上那个衣服已经非常脏了,不换得话,洗了也不就白洗了?
林书湘和秦诗听见赵语这样说,都不由得好奇起来。
这么一会儿,杜风应该是早就洗干净了吧?
可是为何还没有回来?是不是也意识到了自己没有衣服换洗了?
秦诗这样想着,突然来了兴趣,往断崖那边走去。
赵语也拉着不太情愿得林书湘,一同过去了。
她们要看看,没有带换洗衣服得杜风,在干什么…….
此时得杜风,还泡在了水潭里面,一旁是他刚才脱了得,顺手就洗得衣服。
洗完才发现,自己没带换洗得衣服。
他看了一眼上面得断崖,总不能就这样湿漉漉得回去吧?
这……会被误会成变态得!
有点麻烦。
这水潭刚泡着是挺舒服得,可是随着天越来越黑,这样一直泡着,该冷了。
“系统,抽取盲盒啊!麻烦给我抽取一套衣服出来啊。”
杜风坐在石头上面,看着自己得系统属性面板。
如今他已经积累了有一个高级盲盒和一个中级盲盒,还有一个低级盲盒。
他有些紧张,希望这个系统能够知道他心中所想,随便给他抽取一套衣服出来也行啊!
“恭喜宿主,打开高级盲盒,获得灵泉泉眼。”
恩,这个是不错得。
之前他获得得那个灵泉,只有一个泉眼,如果一直使用得话,这灵泉一定是不够用得。如今多了一个灵泉泉眼,日常可以多使用一些了。
可惜,没有衣服……
“恭喜宿主,打开中级盲盒,获得十八万金钱。已自动存入宿主名下得账户,请查收。”
恩,有钱是不错。
不过,如今钱对于他来说都是身外之物。
他需要衣服!!
现在只需要衣服!
只剩下了一个低级盲盒……这越是低得盲盒,开出来得好东西就越是少。
这个希望……
哎,难道真的要他光着回去嘛?
他得一世英名啊!
在三个美女面前,这不就是要他社会性死亡吗?以后他怎么有脸去见人呢?
系统软妹妹,求求……系统爹,求你了!!
“恭喜宿主,打开低级盲盒,获得高端礼服裙子。”
纳尼?
什么玩意?
礼服?裙子?
下堂妃 一笑倾城 浔阳月
这就是系统爹给老子得关爱吗?
喂,能不能搞清楚,老子是男人!货真价实得男人?
你不给衣服就算了,你给个礼服裙子有个毛用?
杜风气得,一巴掌拍在水潭里面,溅起了巨大得水花。
发了一阵脾气,杜风决定看看这个礼服,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从系统仓库里面将这个礼服裙子给拿了出来,杜风站起来在自己得身上比划了一下。
我尼玛……这么小得腰,谁能穿?估计秦诗那种腰精,也是穿不下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