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se7爱不释手的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 txt-640 人生,哪有那麼多重頭再來鑒賞-u9d0u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哒哒哒。”庄sir轻叩两下房门,推开病房门,笑着走进去道:“阿力,雯子。”
“雯子”全名叫黄莉雯,是某个大物流商的女儿,长相秀丽,颇为漂亮,平时习惯叫作“雯子”。
名字加个“子”,倒不是日本佬的叫法,而是某些地区的习惯,就像叫“仔”、“佬”一样的后缀。
總裁的蜜桃小嬌妻
庄世楷提提手上的水桶,走进门道:“钓了几条鱼,带来给兄弟们补补身子,正好可以煲个汤。”
关力躺在床上,靠着枕垫,脑袋、手脚、各处都裹着纱布。
身上还插着管子。
他表情虚弱的出声道:“庄sir。”
雯子则搬来一把椅子。
“多谢。”
庄sir坐下道谢。
关力给妻子打去一个眼色。
星際旅行搭錯船 區區壹只毛玉
妻子便借口拿药,离开病房。
马军则带着人守门,把走廊给堵死。
“诶,别起身了。”
“我就是来看看兄弟们…”
这时庄sir手掌虚按,拿起一个苹果,拾起小刀,给关力削皮。
关力笑着说道:“阿sir,别削了。”
他指指管子:“刚刚做完手术,只能挂水,不能吃东西。”
“呃…”
庄sir尴尬的放下苹果,摸摸鼻子:“不好意思,医生说你状态还行……”
关力点点头,笑道:“是啊,以我当时的状态,没死就算幸运。”
“多谢庄sir请的专家。”
“多谢你替我拼命。”
庄sir答道。
关力目光闪烁,有些感动。
可惜,大男人不擅长煽情,稍稍点到即止便可,关力马上转换话题,问道:“庄sir,今天有空去钓鱼?”
“风暴过去了吗?”
他问着风暴,也在关心案情。
当然,劫匪死光,货物抢回…
盜墓手記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粉基地】即可领取!
这些基本的信息。
关力肯定了解到了。
庄世楷则指向旁边说道:“陆明华钓的鱼,我拿回来给兄弟们煲汤,不过分吧?”
关力表情一滞,目光大亮:“陆明华走了?”
“走了。”
“再也不会回来了。”
庄世楷点点头,给出一个确定的答案。
关力松出口气:“死的好!”
低調性武器
他一想到扫毒组兄弟们的惨状,心里便涌起股恶气,要是陆明华不死,手下兄弟们心里的恶气就不会消。
当然,也许兄弟们很甘愿为大佬作妥协,不管大佬动不动陆明华,都会选择听大佬的话,但是有仇不报并非庄sir性格,而且要报就要亲手报!
真正的大佬不是永远站在台上,只会对着话筒说漂亮话,而是能上台微笑着讲话,也能撸起袖子杀人!
“这个交代给你了。”庄世楷轻轻笑道:“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我去看看其他兄弟。”庄sir拍拍床铺讲道。
“好的,庄sir。”关力单手撑着床板起身,想要恭送长官,庄sir却按下他道:“别送了。”
“等你出院。”
“我给你扎职!”
关力脸上浮现一丝激动:“多谢长官!”
他现在已经是扫毒组总督察,再次扎职以后,便将是扫毒组主管,警司衔、着白制服!
可以说,这一战!是关力奠定卧虎系一哥的大战!
而庄sir自己上位行动DCP,挑个理由给最拼的下属升个职,自然是水到渠成,无需借口,顺便还可以给兄弟们作个表率。
毕竟,关力本身在行动的表现,便值得一身白制服。
“我替兄弟多谢庄sir的鱼。”关力再度出声恭送。
庄世楷摆摆手,单手插袋,走出门口。
“庄sir。”马军守在门旁,小声的道:“我想进去看下关sir。”
两人都是卧虎系出身、一个是总督察,一个是高级督察,都是卧虎系干将。
“也好。”庄世楷微微颔首,没有拒绝,带着一干医护再走向下一间房,一间间病房探视过去……
当天,下午。
风暴结束。
翡翠台,新闻节目。
女主持人脸蛋俏丽,打扮端庄,穿着小西装对着镜头讲道:“各位观众,根据天文台的最新消息,八号风球已经离开港岛,转向西南方,衰减为小热带风暴,渔船署统计如下…”
“共有十三艘渔船翻覆,六艘渔船失踪,总计二十一名船员失踪,水警区正在全力搜救……”
“另于昨日发生的上环枪战事件,警方公共关系科已经发布声明,是源于港岛警务处策划的雷霆行动。”
霸道千金尋真愛
“本次雷霆行动由高级助理处长庄世楷指挥,缴获一千公斤毒品,可谓是战绩傲人啊!为净化港岛社会环境作出卓越贡献。”
“上环枪战便是匪徒试图劫回毒品一次行动,不过三十余名劫匪,皆被警方击毙,英勇的港岛警方再次挫败了毒枭的阴谋……”
市民们看到新闻,顿时恍然大悟,明白上环枪战的始末。
当然,这只是想让你看到的始末。
而新闻上全程未再出现行动副处张王安淇的名字,更不会出现保安局陆明华的名号…
就连雷霆行动的指挥官都变成庄sir了。
这就是失败者的下场!
绝不会有多余的人提起他,而世界上绝不多数的普通人,更不会注意到几个名字的消失,变更。
除去有关人员…
“啧!”尖沙咀,一座独栋别墅里,倪永孝穿着西装,戴着金丝眼镜,手中端着一盏小杯茶,小口饮着岩茶道:“这新闻台的女主播,没记错,世兴娱乐培养出来的吧?”
“是。”三叔在旁答道:“世兴娱乐和电视台的合作很多,既开设艺人培训班,又培养媒体人。”
“那他太看得起我们捞偏门的了。”倪永孝把茶杯放下道:“货抄了就抄了。”
“我们哪敢找人劫警察的车队啊?”
“谁叫我们脏。”三叔叹气道:“什么屎盆子都往我们头上扣。”
“呵呵。”倪永孝摘下眼镜,站在茶桌旁,用锦布擦拭去镜片上水雾:“我们就是些小角色呐,真正玩大手笔的,还是那些白的。”
“所以…一辈子做黑没有好下场!”倪永孝重新戴上眼镜道:“太低级!”
这次事件给留学归来的倪永孝很大冲击!让倪永孝坚定多赚点钱,完成资本积累,再搭人脉,一步步洗白走上政坛的决心。
那才是男人的世界!
而新闻上还称呼为庄sir为高级助理处长,是升职还未正式公开,陆明华袭警死亡的事情,却已经传遍港岛八大纪律部队!
“陆sir。”
“陆sir……”
家里、办公室、书房。
一名名陆系警官或站、或坐、手上都拿着一份陆明华的亲笔信笺。
他们每个人收到的信笺,内容、口吻都不一样,但却都真心实意,描述着点点滴滴。
陆系在警队没有前途了!
但是陆系却要保留下来、期待下一个时代、下一个机会。
陆明华没有在信笺留下什么锦囊妙计,但本身一封遗书,便是一计!
能够给陆系警官们一个感情羁绊。
虽然陆系大部分时间都是散的,但是只要羁绊存在,有朝一日,或许就能重聚。
这是名亡而实存!
失地而人存!
而陆明华也将人生的政治经验,临终感悟,汇聚成短短一句话,记录到交给杨锦荣的信笺当中。
人活一生。
其实最有用的感悟,往往寥寥几十字。
这句话只有杨锦荣知!
……
今天。
陶成邦理着一个光头,走出金店。
他手中捧着一个小红盒子,里面是一枚铂金的钻石戒指,大概不到一克拉,总共是一万多块。
“的士!”陶成邦穿着棕色皮夹克,小心翼翼打开夹克,把钻石盒子放进衣内袋。
他的发型代表着重头来再!
他要向女友求婚!
“呲啦!”一辆黄色的士停在路口对面,嘀嘀,按下喇叭,朝他示意。
农门福妃
陶成邦合上夹克衫,双手抓着领子,一路朝对街小跑。
“哗啦!”忽然一辆黑色皇冠蹿出路口,不让行人,轰!准准将他撞飞!
的士司机一阵愕然。
皇冠车上走下一位女司机,踩着高跟,捂着小嘴,表情惊恐:“死人啦!死啦人!”
这表现!
好像人不是她撞的一样!
陶成邦则远远滚出十几米,浑身擦伤,额头流血,眼神逐渐涣散,却死死盯着前方,那是掉落在地,滚出衣袋,盒子打开的求婚钻戒。
阳光下,钻戒璀璨迷人,象征着纯洁的爱情、梦中的婚礼。
陶成邦嘴角缓缓浮现笑容。
他甜蜜闭上了眼睛。
当庄世楷得知陶成邦在旺角发生车祸遇难的时候,表情也很意外,最后把文件丢在桌面,摇头叹道:“世界上哪有那么多重头再来?因果有报,做错事,是要还的。”
“对了,运来茶楼的酒摆好没?”他又抬起头问道。
曾向荣点点头:“放心吧,位置都定好了。”
“OK。”庄世楷轻轻颔首,站起身,走到警容镜前。
他对着镜子扯扯制服衣摆,再整整领带,露出个微笑,回头对曾向荣问道:“没问题吧?”
“没问题!”曾向荣答道:“一哥和宪伟们都在等您…”
“那就走吧。”庄世楷摆摆手,迈步出门。他要去参加自己授衔、晋升仪式。
“哗啦啦!”当庄世楷走进会堂,踏着正步,登上礼台时、韩国理笑着拿起DCP警衔,一板一眼的给“好兄弟”戴上,台下则响起一片整震天般的掌声,宛如雷鸣,响彻会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