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小說 採集萬界 txt-第七百六十四章 荒原之行

採集萬界
小說推薦採集萬界采集万界
天书预言,永夜将至。
雁鸣湖畔的庄园里,云阳已经完成了神象镇狱劲数次的变化,攻伐神通和力量神通在这个世界并不适合修炼,再修炼下去,世界规则之力要承受不住了,不过精神修炼之法最适合在这世界修炼。
第一重:象心不觉体,凝练精神法门,修成之后心灵如是象皮,极其厚实。
第二重:大道忍心,乃是一门精神演化法门。以大道碎片精神,冲击心灵,使心灵达到可包容一切的境界。
云阳修炼的大道不可谓不多,这第二重的变化倒是需要一些时间蜕变。
“天启十五年,这一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云阳推开了房门来到了雁鸣湖畔,泛起轻舟,在湖水之中陶醉。
很怀念当年抱着妹妹在这湖中泛游的日子,可惜这个轮回根本没有镇南大将军,一切的一切都变得熟悉又陌生。
也许他很自私,但是这个轮回,他并不想错过那两个女孩,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有些事情是一定要做的。
这是他来到这里的第四个年头,除了买下这昔日的庄园之外,云青寒也只去了一趟大河国送了莫山山一张书帖。
或许那个丫头能凭借那张书帖领悟神符也说不定。
虚空撕裂,一位身着青袍的儒生来到了湖畔,向着云阳微微一礼:“云先生。”
“书院大先生,因何而来??”云阳这些年并没有和书院接触过,大多数时间都在闭关,但是并不代表夫子不知道他的存在。
“夫子准备去国游历,不知先生可愿意一同前往?”李慢慢从未质疑过老师,但是对于老师让自己来请这样一个人还是有些想不明白!
云阳想了想,指尖一动,凝天地元气为画卷,以指为笔,念为墨,动静之间,一副十二米长的巨大画卷已经跃然纸上。
山河万里,人间繁华,一景一物,美不胜收,这一副图卷竟然囊尽了人间景色。
“先生大才,画中圣者当之无愧!”
云阳不禁一笑:“虚名而已,我用这盛世人间图卷,换先生腰间的明字卷天书如何??”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李慢慢淡然一笑取下了腰间的明字卷天书:“愿将此书赠与先生!”
云阳接过了明字卷天书,那画卷自动合了起来落到了李慢慢的腰间:“去国游历就不必了,人间就在我眼前。我还有事情要做。”
李慢慢也不再多言,微微一礼,再次施展无距神通离开了此间。
云阳也不关心什么名字卷天书,随手一卷,系于腰间。
“墨眉!”
墨眉神剑归鞘,系与另一边。
“还差个酒葫芦!哈哈哈”说着云阳又取出了一个紫金玉葫芦,各个世界的美酒他也收集了不少,只是酒这种东西,对他没用,图个口腹之欲。
“似道非道似佛非佛,似儒非儒似仙非仙,这才是人呐!可惜与其做着酒中仙,不如做一个大将军!”
夫子去国游历,大唐书院开考,这一年世间多了很多事,半年后,二层楼开启,十三先生宁缺,名动天下,花开贴,鸡汤贴传世,世人称其为宁大家。
同年,永夜将至极寒南下,极北荒原荒人不耐寒冷被迫南迁,北方草原大乱,魔宗高手出世,西陵诏令天下强者会盟前往荒原抗击荒人。
魔王炼成录(魔2)
西陵神国道痴叶红鱼光明之子隆庆相继下山,月轮国天擎白塔,大河国墨池苑,南晋剑阁,大唐书院,各派精英弟子纷纷北上。
这位在家宅了多年的浪荡子弟,也终于踏上了这段旅程。
极北荒原,联军驻地,墨池苑营地
“山主,山主,他来了!”酌之华急切的声音打断了正在练字的莫山山。
“谁来了??”莫山山不解的望向自家的师姐。
“就是那个给你写书山贴的人。”酌之华连忙说道。
“他在哪??”莫山山猛然起身,惊起了满地飞雪。
“就在营地门口!”
“走!”莫山山心中思绪万千,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个人。一张书山贴助她入了知命成为了世间最年轻的神符师。可是每每想到这个人眼前就好像是一团迷雾。
营帐外,云阳一身玄衣血领,腰间配剑,挂书,悬壶,不像是个读书人,反倒像是个江湖侠客。
“你??是谁??”莫山山无数次的想过两人见面的场景,可是真当面前的时候,却问出了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也是他最想知道的问题。
“唐人,云阳!”守护她一生的不一定是哥哥,还可以是丈夫。
莫山山心头有了一丝暖意,嘴角多了一丝笑意,优雅的大河礼:“见过云先生!”
云阳以唐国之礼还“见过书痴姑娘。”
“山山心中有无数疑问,想向先生请教,还请先生不吝赐教!”莫山山终于有机会解开心中的谜团了。
“荒原寂寥,可这纯洁的白雪未尝不是人间美景,山山姑娘,可愿同游??”云阳邀请道。
“能与先生同游,求之不得,请!”
两人随意在这荒山白雪之中游走,其他墨池苑的弟子很合时宜的远远的拉在后面。
“还未谢过先生的书山贴,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山山受益良多。”莫山山终于有机会当面致谢了,只是云阳好像没有在听。
“喜欢吗??”
“啊??”这突入其来的发问,还真让莫山山有些意外。“喜欢,不,是很喜欢非常喜欢。”
“那就好!”云阳微微一笑:“你是想知道我为何会断言一年之后你我会荒原再见吗??”
“不错!”莫山山微微颔首:“纵然是天谕大神官也只是在一个多月前才从天书之中获得启示,为何先生一年前就知道了?我想知道先生到底是什么人?莫非是书院的前辈??”
云阳摇了摇头:“我与书院也算关系匪浅,却不是书院的人。我就是云阳,家住唐国都城雁鸣湖。也算是一位修行者,如果非要问我是什么人,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说。或许日后相处的久了,山山姑娘就知道了呢!”
“先生真是古怪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