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這個大佬有點苟 愛下-第433章 啓動

這個大佬有點苟
小說推薦這個大佬有點苟这个大佬有点苟
佛卡高塔南区,靠近黑市的一座庄园。
作为佛卡高塔的商业区,南区的热闹程度,甚至在东区之上。
因为在这里,不仅有黑市,还有许多其他的外来组织,以及往来贸易的商人,还有到这里来观光的游客。
没错,哪怕是佛卡高塔这样的混乱城市,也是有游客来观光的,并且,每年的客流量还很惊人。
对于佛卡高塔的市政厅,旅游业的收入,乃是财政收入的重要一环。
这座庄园,表面上是属于南区的某位大商人,但是,真正的主人却是菲龙中将。
当然,这也算不得什么秘密,但凡是有心人,都知道这座庄园的情况,也使得南区的那些牛鬼蛇神,对这座庄园一向都敬而远之。
“那是菲龙中将的车么?”
街道不远处的一家餐厅二楼,庄辰看着一辆军用悬浮车驶进庄园,不禁有些诧异。
一旁,尤亚瞅着那座庄园,其目力透过树荫,看清了那辆悬浮车的车牌,确实是菲龙中将的专车。
尤亚点头,“确实是菲龙中将的车,他怎么会到这座庄园来,难道也是准备参加黑市的拍卖会?”
一斛珠【全本出版】
“听说这次拍卖会上,有神秘的压轴品,比市政厅的拍卖会规模要大许多,菲龙中将会去并不奇怪。咱们要不要提前去拜访一下……”庄辰沉吟道。
“我就不去了。”
尤亚摇了摇头,“菲龙中将对你很不错,对我就不那么待见了,你自己去吧。”
闻言,庄辰无奈看着这位朋友,两人此前就认识,在市政厅那晚的约战,彼此有些惺惺相惜,算是不错的朋友了。
毕竟,两人身为东大陆的少年王者,互通有无,对于将来是有裨益的。
未来东、西大陆,少年王者们必定要碰撞一次,现在熟悉起来,将来联手对敌,也是有帮助的。
这几天来,对于尤亚的性子,庄辰有些了解,这人在同龄人面前还好,但却不太愿和前辈多接触,倒不是多抵触,就是在前辈面前放不开。
与这些前辈们打交道,这样的性子自是不受待见,可没有多少前辈,会觉得你的孤僻性子顺眼,那都是有怪癖的前辈。
如同菲龙中将这种,那是军人的爽直做派,喜欢直来直去,在其面前唯唯诺诺,当然不怎么喜欢。
“尤亚,你这样是不行的,菲龙中将还是要接触一下的……”
庄辰还想说什么,忽然眼角余光一动,转头看去,又看到一辆悬浮车徐徐而至,驶进了那座庄园。
尤亚也看过去,看到那辆悬浮车在庄园里停下来,车门滑开,从车上走下一个身影。
似是感受到两人的注视,那身影微微侧身,朝着这边看了一眼。
顿时,庄辰、尤亚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只觉全身汗毛都倒竖起来,差点当场跳起来。
这一刹那,两人只觉一股沉重如山的压力席卷而来,足以将两人压到窒息。
随即,那身影收回目光,转身走进了庄园内的别墅,那种压力立时消逝无踪。
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震撼与忌惮,那人只是一眼,就给他们如此大的压力。
“这是菲龙中将的客人么?”庄辰喃喃道。
“你看清楚那人的模样么?”尤亚低声问道。
庄辰摇了摇头,那身影转头时,席卷而来的压力太可怕,让他一时没看清那人的样貌。
不过,即便是依稀之间,庄辰感觉那人年龄并不算太大,好像是一个中年人。
“至多不过40岁,但是,其实力很可能是六境巅峰……”尤亚低声道。
庄辰点了点头,叹了口气,将来他到这个年岁,能否到六境巅峰,还是一位未知数。
两人交换眼神,都是有些好奇,这人到底是谁,这么年轻的六境巅峰强者,在东大陆可不多见。
只是,在两人的记忆中,似乎没有一位六境强者的身份,与这人吻合。
……
与此同时。
那座庄园内,菲龙中将见到了那个身影,也是所谓的计划书拟定者,骨先生。
“你就是骨先生,这计划是你制定的?”
房间里,菲龙中将坐在桌前,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是这位骨先生,而后,将手中的雪茄掐灭,以示尊重。
面前的这位中年人,浑身上下充斥着一种尊贵的气息,还有那种凛冽的气度。
就如同一位天生的贵族,在战场上指挥杀敌,歼敌百万,拥有了那种生杀予夺的气势之后,却在骨子里依然有着那种贵族的气质。
仅是这样的气度,就已太过出色,而更令人惊讶的,还是骨先生身上出来的气息,若有若无,却让菲龙中将都感到无比忌惮。
这人的实力,恐怕不下于我,如果真的较量起来,我甚至不如他……
这样的念头,菲龙中将生平有过好几次,却都是面对那些突破七境的老怪物们,而骨先生的实力,看着应该是六境,却有如此强大的压迫感。
菲龙中将这一生中,见过的出色之人不知凡几,但是,像这样出类拔萃的人,着实是罕见。
与这样的人合作,而计划的内容,其实是菲龙中将乐见其成的,那自然没有问题。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我是骨先生。菲龙中将,坐镇佛卡高塔,与海兽军团交锋这么多年,我很尊重你。”骨先生端坐在那里,颔首说道。
一旁,深得菲龙中将信任的副官,在骨先生这么说时,也不禁站得笔直,似是唯有如此,才能撑起长官的牌面。
“呵呵……,过奖了……”
菲龙中将笑了笑,心情不知为何,莫名有些愉悦,似是从骨先生口中,听到这样的话,是人生中的一种莫大肯定。
这真是世所罕见的人物啊……
菲龙中将心中,立时对骨先生有了新的评价,面色一整,与其说起此次的计划。
两人彼此交谈一番,菲龙中将看过了后半份的计划书,惊愕之余,也连连点头,同意合作。
“骨先生,你这样的人,会制定这样的计划,我其实是有些意外的……”
谈完计划内容,菲龙中将欲言又止,却终是说了出来,这份计划的内容可谓是环环相扣,极为缜密。
但是,在菲龙中将看来,骨先生这样的人物,言谈举止,都有着一种磅礴大气,这计划真不像是其制定的。
闻言,苔骨笑了起来,道:“这计划确实不是我制定的,我只是负责执行,拟定这计划的,是我们组织的一个年轻人。他身份比较特殊,不方便出面,就由我来负责与将军约谈。”
“哦……”
菲龙中将有些动容,“一个年轻人?看来是贵组织倾力培养的后辈么?确实,一个组织的发展,其实更需要这样的人才……”
“是啊……”
苔骨笑了笑,轻叹了一声,神色有些莫名的感慨。
……
片刻后,房间里只有菲龙中将一人,他将这份计划书又看了两遍,一边听着副官的汇报。
“这些人密谈之后,只有罗厄子爵一人,前往黑市拍卖会场么?”
听着这些情报,又对照着这份计划,菲龙中将点起了雪茄,重重抽了一口,“与计划书里预测的一样,制定这计划的是一个年轻人?嘿……,有意思……”
沉思片刻,菲龙中将道:“秘密联系执政官,我要准备冲击七境,这段期间,让他代为指挥军队。告诉执政官,这是绝密,不能走漏消息。”
“是。”
副官立正敬礼。
转头,看着窗外,黑市的建筑群就在不远处,菲龙中将眯着眼睛,喃喃道:“我倒要看看,这一次究竟还能揪出谁的尾巴……”
……
深夜。
黑市拍卖会场发生了一件离奇的事情,本来举行的拍卖会,其压轴拍品竟突然取消了。
究其原因,是卖家与黑市高层取得一致,取消了压轴的拍品。
这让在场的客人们很不满,也啧啧称奇,这样的事情可真不多见。
要知道,在黑市拍卖会场的压轴拍品,可是不那么容易取消的。
毕竟,这触碰的可是黑市的规矩,会遭到整个黑市的惩罚,整个大陆也没有势力愿意这样被黑市针对。
当然,只要赔偿足够,也不是不能取消。
只是,这赔偿是一笔惊人的数字,有时甚至超过拍品的本身。
既是拿来拍卖的东西,为何要付出这么惊人的代价,取消拍卖呢?
一些有心人猜测,这件压轴拍品的下落,很可能是被人暗中以天价买走了,顺便还付了赔偿金。
到底是什么东西,值得付出这样的代价?
在场的宾客找到黑市负责人,要求给一个说法,却皆是没有答案。
此时,一辆悬浮车悄然驶离了黑市,罗厄子爵坐在车上,摸着一个盒子,得意笑了起来。
“30亿金币的钥匙,这应该是史上最贵的钥匙了吧,不过,这东西也值这个价……”
罗厄子爵喃喃自语,颇有些志得意满。
买下这个盒子的30亿金币,实则他这一方只出了5亿,因为他要出面洽谈,算是出得最少的一方。
如果能顺利开启克伦威尔的秘密基地,找到里面的宝物,那他这次的功劳,足以使他飞黄腾达。
“如果殿下能够成功,我将来的头衔,是不是能位列王公呢……”
罗厄子爵心中,突然涌出这样的野望,这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随即,他拿着通讯器,联系那些皇室守卫们,命令他们到指定地点集合。
“罗厄子爵,请说明这次行动的目的?”通讯器另一端,传来守卫队长的声音。
“这是皇室的禁令,你无权过问,等到了地方,我会给你看皇室密令。”
罗厄子爵说着,挂断了通讯,他眯着眼睛,目光犹如毒蛇一样,“如果成功的话,这些讨厌的守卫们也不能留了……,哼哼……,让你们私下里看不起本子爵,那也别怪我无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