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yj7人氣都市异能 我有一柄打野刀 豬憐碧荷-第1119章 待人真誠熱推-4kwjz

我有一柄打野刀
小說推薦我有一柄打野刀
“首领,要不要启动最后的杀阵?”
眼看着水幕之中那震撼鱼心的恐怖景象,其中一个人鱼守护者额头上满是细密的冷汗,不仅仅是因为通道出口被击碎破裂,更是因为顾判在两道封印的绞杀下所表现出来的实力。
守护者首领沉默许久,面上表情复杂难言,“再等一等,还是不要轻易启动最后的底牌。”
刚刚出言建议的人鱼眼中波光闪动,犹豫片刻后还是咬牙说道:“首领,不启动最终杀阵的话,恐怕我们很难挡得住那个恐怖的家伙”。
魔吞乾坤 豪人
“再等一等。”守护者首领凝视着水镜,又叹了口气道,“大长老阁下还是没有回应吗……”
“没有,按道理说,他老人家应该早已经收到了传讯才是。”
时间缓缓向前流淌,在等待了令所有人鱼守护者无比煎熬的十数个呼吸后,它们的首领终于深吸口气,以一种近乎决然的语气吐气道,“开启最终……”
山城岁月之归源田居 三点水
就在此时,一道苍老疲惫的声音在其耳边响起,也让他硬生生截断了还未出口的话,将最后的杀阵两字给咽了回去。
这是大长老的声音。
纵横校园 腾飞
“把两道封印法阵都打开一条安全通道,他如果想走的话,就任他去吧。”
首领像是听错了一般,下意识地皱眉问道:“大长老,这样就把他放走的话……”
“这个人,曾经在海眼之外的那一方天地出现过,而且他自称是圣女殿下的后人……”
大长老的声音愈发疲惫虚弱起来,“退一万步讲,我们就算是启动了最后的杀阵,你觉得能把他留下来吗?”
透过眼前的光幕,守护者首领能够清晰看到,纵然是被不停围攻,阵中的那位竟然一直都是云淡风轻的模样,闲庭信步间就像是在游山玩水,仿佛根本就没有把两道封印法阵的压迫放在心上。
“属下明白了……”他喟然长叹,“大长老说的极是,属下这就去调整大阵。”
此时此刻,顾判挥手荡开一道从侧后方袭来的水箭,稳稳站在了一扇厚重的扇贝大门前。
大门上精细雕刻着纷繁复杂的符文线条,道道隐秘晦涩的能量气息在表面蜿蜒游动,联通一体。
“这栋建筑看上去像极了仓库的样子。”他眯起眼睛,尝试着分析环绕在大门周围的符文线条。
但短短几个呼吸后,他便放弃了研究破解的努力。
“这玩意跟解方程式完全不是一个概念……所以说,我根本就不是阵道修士的苗子!”似乎有些自暴自弃地说了一句后,他猛地一拳轰出。
“还是暴力破解更适合我的风格……先砸上一拳再说!”
轰!
形如扇贝的大门上光芒大作,犹如实质的光幕陡然浮现,阻挡住了顾判的拳锋。
一道道波纹以拳锋与光幕接触点为中心向外扩散,巨大的力量被分散疏解到阵法各个部位,引起整座建筑的剧烈震颤。
“没有破开。”
廣州戀
天機大俠劉伯溫
红楼不一样的黛玉 忍者阿姨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一拳不行,那就两拳。”
顾判收回手臂,沉默躬身拧腰,击出比刚才更暴烈的一拳。
轰!
密密麻麻的裂纹出现在大门光幕中心,又被迅速修复弥补。
“有一点效果,再来!”
他深吸口气,收拢于腰侧的拳头闪电般消失不见。
轰轰轰轰轰!
连续数拳几乎没有任何间隔落在同一点上。
兰陵乱:鬼面王妃也多情 梦舞华裳
细密的裂纹倏然扩散,修复弥补的速度终究赶不上破坏的速度,裂纹越来越大,越来越多,最终嘭的一声化作无数光斑碎片,很快消失不见。
顾判踏前一步,伸手摩挲着厚重金属大门上的繁复花纹,努力将其死记硬背下来。
这幢建筑的防护能力让他都感觉到有些小小的惊讶,因此具备了被他郑重对待研究的资格。
虽然他完全看不懂这些鬼画符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手底下也算是有些个外域修士,丢给他们去研究,总归能有些收获。
缓缓用力,推开了这扇已经形同虚设的大门。
青春為何這麽傷 聞文人
顿时,琳琅满目的璀璨光芒映花了顾判的眼睛。
这里面,他以为是防御森严的宝库之内,竟然装了满满一屋子的贝壳。
各种各样的贝壳,而且都在散发着耀眼的的光芒,把整座房间映照得如同白昼。
顾判默默站在那里看了片刻,反手就是一巴掌抡过去。
指间掌心带着熊熊燃烧的炽白火焰,刮在云母圣者那张清冷娇嫩的脸上,瞬间高高肿起。
“水母阴姬,既然醒了就告诉我,这些贝壳子到底有什么用处,讲的好的话,也少不了你的一份好处。”
“不说的话,不仅你会死的很惨,本座还会去找到你们水母族群的老窝,把那些没骨头的家伙一个个全部捅破,掘了你们的根,断了你们的脉,你看如何?”
“不要以为我做不到,说实话我这个人一向待人真诚,从来不欺骗任何人,说杀人全家就杀人全家,连一只水母都不会放过,知道了吗?”
云母阴姬被他的气势所迫,过了片刻才艰难开口说道,“这是,这是蕴含着水灵之力的玉贝,用来给封印法阵提供灵力支持。”
“哦?倒是有些意思。”
顾判拿起一枚贝壳仔细观察,感受着内里蕴含的能量气息,有些感慨地叹了口气道,“本人纵横江湖多少岁月,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类似于灵石的东西,当真是活久见。”
剑影毒情刀 任常敬1
“老乾,在咱们老家,好像从来没有发现过这样的玩意吧。”
“吾等未曾见过,不过却是在木灵之地看到过和这些扇贝类似的通灵果实,内里同样蕴含着纯粹灵元。”
“那些果实,能吃吗?”
“青木一族的生灵可以食用,但吾等人之身躯,却是无福消受,亦无法吸收。”
他颇有些遗憾地叹口气,又转向了云母圣者,“你来给我们演示一下,这些贝壳到底该如何使用。”
在云母圣者讲解演示完毕后,顾判似乎并不着急,也没有这座府库不分青红皂白全部搬空的想法,而是一排排在里面看了起来。
好看的贝壳太多,而如今他的储物手环又塞满了好吃的魔龙心脏肉块,剩下的空间不足以将所有看中的玉贝装走,因此出现了片刻的选择困难。